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登录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返回首页

清珠的个人空间 http://wlsj.foz.cn/?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竹窗隨筆白話解

热度 6已有 1426 次阅读2013-7-24 21:42 |个人分类:智慧名言| 竹窗隨筆

竹窗隨筆白話解
明 蓮池大師 著 / 華藏講記組 恭譯

《竹窗隨筆》乃明末淨宗八祖蓮池大師所寫。大師對於修學佛法的正確觀念,以及對於禪淨法門與儒道的見解,於平時遇到各種因緣有所感悟時,或有所見聞時,隨即提筆記錄,直到晚年,累積下來,內容相當豐富。

此書關於念佛與參禪、儒家與道家、世法與佛法,都有精闢獨到的分析解釋,有些錯誤觀念也能給予導正,對於念佛、參禪、學佛、學儒、學道,都有很大的啟示,實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好書。...

僧無為

吳江流慶菴無為能公,齒先予,德先予,出家先予;予蚤歲遊蘇湖間,與同堂坐禪。及予住雲棲,公來受戒,求列名弟子。予謝不允,則固請曰:「昔普慧、普賢二大菩薩尚求入匡廬蓮社,我何人斯,自絕佳會。」不得已,如董蘿石謁新建故事,許之。以賢下愚,有古人風,筆之以勸後進。

【譯文】

吳江(今江蘇吳江縣)流慶庵有位老僧,名字是「無為能」法師。他的年紀比我大,德行比我高,出家也比我早。我早年在蘇州太湖一帶游方參學,曾與他同堂坐禪。後來我住持雲棲寺,建立淨土道場,他得知消息後,特來受戒,並請求我收為弟子。我向他辭謝,他卻再三請求說:「前宗賾禪師遠遵廬山慧遠大師蓮社道風,創建蓮華勝會,即使是普慧、普賢二位大菩薩都要求加入,我算是什麼人,遇到這麼好的殊勝因緣,豈能錯過!」我見他的態度誠懇,不忍違背他的意思,不得已,只好仿效董蘿石拜見王陽明(新建伯)的故事,答應他的請求。這位無為能公能夠屈尊降格與我結交,向不如自己的人請益,實有古人的風範,特此記下,以勸勉後學。

人命呼吸間

一僧瘵疾經年,久憊枕席,眾知必死,而彼無死想,語之死,輒不懌。予使人直告:「令速治後事,一心正念。」彼謂男病忌生日前,過期當徐議之耳。本月十七日乃其始生,先一日奄忽。吁!人命在呼吸間,佛為無病人言之也。況垂死而不悟,悲夫!

【譯文】

有一位僧人生病多年,久臥在床,眾人都知道他快死了,而他自己卻不想死。如有人在他面前說到死字,他便不高興。我憐憫他,派人明白地告訴他:「你死期將至,趕快安排後事,然後一心念佛,求生淨土。」他卻認為:生病的男眾在生日前,忌諱談這些事,等過了生日再說。本月十七日是他的生日,不幸就在生日前一天死了。唉! 「人命在呼吸間」這句話,本是佛對無病的人說的,何況病到將死的人,竟還執迷不悟,真是可悲啊!

古今著述

予在家時,於友人錢啟東家,一道者因予語及出家,渠云:「不在出家,祇貴得明師耳。」予時未以為然。又一道者云:「玄門文字,須看上古聖賢所作,近代者多出臆見,不足信。」予時亦未以為然。今思二言皆有深意;雖未必盡然,而未必不然也。以例吾宗,亦復如是。因識之。

【譯文】

我尚未出家時,有一天在朋友錢啟東家,遇到一位修行人,聽我談起要出家的事,他說:「修行不在出家,重要的是要有高明的老師指導。」當時我對他的說法不以為然。後來又遇到另一位修行人對我說:「若要研讀高深的佛教典籍,須看以前聖賢的著作,近代的著作大多出於個人主觀的看法,不足採信。」我當時也是不以為然。現在想想,這兩位修行人的話都有其深意,雖不完全如此,也不是全然不對。以此比照我們目前所宗仰信奉的法門或經論,也是相同的道理,因此記錄下來。

儒釋和會

有聰明人,以禪宗與儒典和會,此不惟慧解圓融,亦引進諸淺識者,不復以儒謗釋,其意固甚美矣。雖然,據麤言細語,皆第一義,則誠然誠然;若按文析理,窮深極微,則翻成戲論,已入門者又不可不知也。

【譯文】

有些聰明的人,將禪宗的語錄與儒家的典籍互相會通融合,這不僅是智慧圓融的作法,也能使一些見解膚淺的人,不再以儒學毀謗佛法,這真是良善美意。況且,據佛經說:「諸佛常軟語,為眾故說麤。麤語及軟語,皆歸第一義。」佛說法不論淺說或是深說,都是徹底圓滿的真理,這確實如此。若凡夫依文解義,雖說得窮深極微,但 都是違背真理,不切實際的言論,對於已入門修習佛法的人不可不知。

楞嚴一

天如集楞嚴會解,或曰:「此天如之楞嚴,非釋迦之楞嚴也。」予謂此語雖是,而新學執此,遂欲盡廢古人註疏,則非也。即盡廢註疏,單存白文,獨不曰:「此釋迦之楞嚴,非自己之楞嚴」乎?則經可廢也,何況註疏!又不曰:「自己之楞嚴遍一切處」乎?則諸子百家,乃至樵歌牧唱,皆不可廢也,何況註疏!

【譯文】

元代天如惟則法師會集《楞嚴經》的注解而作成《楞嚴會解》,有人說:「這只是天如法師會集的楞嚴,並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楞嚴。」這句話雖沒錯,但是初學者若執著此,就要將古人的註疏全部廢除,這就錯了。

就算全部捨棄註疏,只留下沒有注解的《楞嚴經》原文,難道就不會有人說:「這是釋迦牟尼佛的楞嚴,不是我們自己的楞嚴。」若這樣說,則所有經典都可廢除,何況註疏!

難道就不會又有人說:「自己的楞嚴遍一切處。」如此一來,則諸子百家的著作,乃至樵夫牧童所唱的山歌小調,都不可廢除,何況是《楞嚴經》的註疏!

楞嚴二

不獨楞嚴,近時於諸經大都不用註疏。夫不泥先入之言,而直究本文之旨,誠為有見;然因是成風,乃至逞其胸臆,冀勝古以為高,而曲解僻說者有矣!新學無知,反為所誤。且古人勝今人處極多,其不及者什一;今人不如古人處極多,其勝者百一。則孰若姑存之。喻如學藝者,必先遵師教以為繩矩,他時後日,神機妙手,超過其師,誰得而限之也?而何必汲汲於求勝也?而況乎終不出於古人之範圍也!

【譯文】

不只《楞嚴》,最近學者研習諸經時,大都不用註疏,因為不想拘泥於古人的註疏,而妨礙自己對原意的瞭解,想要自己直接探究經文的意趣。雖然有其見地,然因此形成不重視古人註疏的風氣,乃至憑著自己心中的臆測,希望勝過古人以顯示自己的見解高超,而造成曲解原意、產生偏頗言論,也有這樣的人。初學的人淺見無知,反而 被這些言論所誤導。

而且古人勝過今人的地方實在太多了,不如今人的很少,大概只有十分之一;今人不如古人的地方很多,勝過古人的非常少,大概只有百分之一,何不暫時保存古人的註疏?譬如學藝的人,必須先遵從老師的教導才能成規矩,日後學得高超的技術超過老師,任由你盡情發揮,誰還能限制得了你?何必在目前就急著要勝過古人呢?何況今 人對經典的解釋,到最後還是沒有超出古人註疏的範圍!

禮懺功德

姑蘇曹魯川居士為予言:有女在夫家,夏坐室中,一蛇從牆上逐鴿,墮庭心,家人見而斃之。數日後,蛇附女作語。魯川往視,則云:「我昔為荊州守,高歡反,追我至江滸,遂死江中,我父母妻子不知安否?」魯川驚曰:「歡六朝時人,今歷隋唐宋元而至大明矣!」鬼方悟死久,並知為蛇。曰:「既作蛇,死亦無恨,但為我禮 梁皇懺一部,吾行矣!」乃延泗洲寺僧定空禮懺。懺畢,索齋,為施斛食一壇。明日女安穩如故。懺之時義大矣哉!

【譯文】

江蘇省蘇州的曹魯川居士對我說:他的女兒在夫家時,夏天坐在室內,看見一條蛇從牆上追逐鴿子,蛇不慎墮於庭院中,家人看到就殺了蛇。幾天後,蛇的鬼魂附身在曹魯川的女兒身上說話,曹魯川去探視她,只聽附身的鬼魂說道:「我以前是荊州太守,遇到高歡反叛,追我到江邊,結果墜於江中而死,不知我的父母妻子現在是否安 好?」

魯川聽了很驚訝地說:「高歡是六朝時代東魏的人,現在已經經歷隋、唐、宋、元,到明朝了。」鬼這才發覺自己已經死了很久,並且了解自己墮入畜生道為蛇,鬼說:「既然我已經轉世為蛇,死了也沒有什麼可悔恨的,只求為我禮誦《梁皇懺》一部,我就會離開。」於是曹魯川請泗洲寺定空法師為他做禮懺法事。禮懺完畢,他請求施食,所以又為他做一場焰口施食普度鬼神的法會。第二天,曹魯川的女兒就恢復正常。可見禮懺施食的功德利益確實不可思議!

螯蠣充口

晉何胤謂:「(魚且)蟹就死,猶有知而可憫;至於車螯蚶蠣,眉目內缺,唇吻外緘,不榮不瘁,草木弗若,無聲無臭,瓦礫何異?固宜長充庖廚,永為口食。」噫!是何言歟?!此等雖無眉目唇吻、榮瘁聲臭,寧無形質運動乎?有形質而能運動者,皆有知也。汝不知其有知耳?況眉目等實無不具,特至微細,非凡目所見,而欲永為口食,胤之罪上通於天矣!

【譯文】

魏晉南北朝的何胤曾說:「(魚且)、蟹這一類的水產生物,被殺死時,因為牠們是有知覺的,所以值得憐憫。至於蛤、牡蠣這些貝類,牠們體內缺少眉毛和眼睛,體外也見不到嘴巴,終年沒有盛衰的現象,不如草木尚有生機;既不能出聲,也沒有嗅覺,與瓦石簡直沒有差別。因此可以常備於廚房,充為日常食用。」

咦!這是什麼話呀!這些生物雖然沒有眉目嘴巴,不盛不衰、無聲無嗅,好像沒有生命的狀態,難道牠們沒有肉體和活動嗎?凡有肉體而又能活動的生物,都具有知覺,只是你不知道牠們有知覺而已。況且眉目等器官,實際上牠們並非沒有,只不過特別微細,不是凡夫的眼力所能看得見的,而何胤竟提議要把這一類的生物永充口食,罪 過真大啊!

東門黃犬

李斯臨刑,顧其子曰:「吾欲與汝復牽黃犬、臂蒼鷹,出上蔡東門逐狡兔,其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斯蓋悔今之富貴而死,不若昔之貧賤而生也。寧思兔逢鷹犬,不猶己之罹斧鉞乎?兔滅群,汝夷族,適相當耳。不知其罪而反羨之,至死不悟者,李斯之父子歟?!

【譯文】

秦朝李斯,官居宰相,最後卻被處死刑。臨刑時,看著他的兒子說:「我想和你再牽著黃狗,帶上蒼鷹,出城打獵,還能有這種日子嗎?」於是父子兩人相對痛哭。不僅李斯父子被腰斬,而且連他的父母、兄弟、妻子也全都被殺。 李斯最後說這幾句話的意思,是後悔與其有今天的富貴而死,還不如仍過著當年貧賤的生活而得以生存。可是他怎不想想當年恣意捕獵,那些無辜的兔子遭逢鷹犬追殺,不就像今天自己被處死刑一樣的惶恐淒慘嗎?兔群遭你滅殺,你今同樣也遭誅族,因果報應絲毫不差。不知反省當年殺生之罪,反倒羨慕以前打獵的日子,所謂至死不悟,就像李斯父子二人啊!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洁雅娴柔 2014-1-4 20:15
学习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验证问答 换一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1-15 22:46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