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3755|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七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七集)  2013/1/25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7-109-0007 

  尊敬的諸位大德同修,大家好!大家請坐。我們繼續學習《太上感應篇彙編》,請看經本第十九頁,最後一行「三貴堅永」,從這裡開始。這是接著之前《迪吉錄》講到學習善法要具備的心態,前面有講到,這裡的「三」可能是筆誤,照例應該是寫「一」,實際上這裡它是排在第四。前面第一是「祝起信心」,第二是「囑勤修」,第三是「重養心」,這裡第四是「貴堅永」,堅是堅持,永就是永遠心。經本裡講「小善報近,大善報遠;近報福輕,遠報福重」,昨天我們講到這一小段。這是講我們如果行的是小善,往往報應很快速,馬上就能夠見到,大善的果報往往是很長遠的。這個小大之分不一定在事上看,是從心上來分判。 

  昨天我們舉了一個例子,譬如說你要跟鄰居打好關係,送他一個粽子,第二天他拿給你一包花生,這是近報,馬上就報了。這在事上講似乎就是小善,可是,如果我們用心不同,這小善也能變成大善。譬如說現在是饑荒年,大家都沒得吃,你也是糧食基本上都快完了,就剩兩個粽子,你家裡人得分吃一個粽子,然後你省下來把那一個粽子分給鄰居吃,這個就是大善,這是捨己為人。同樣的事在不同的狀況下,用心不同,果報當然就有很大差別,那就不是小善了,是大善。可能那鄰居也快餓死了,有你這一個粽子他就得以活命,這個報應就很長久。不僅這一生得利益,生生世世都得利益,你這一念為人、忘我,將來是人天福報享受不盡,而現世的兒孫都能夠得到你的福蔭。近報福輕,遠報福重,如果我們有心要得報,行善馬上就望報,那也能求得來,福很輕,今天給他個粽子,明天就來一包花生,這福就很輕,報完了;如果你不求,那個報可能很遠,可能這一生都沒有回報,可能多生多劫以後那個回報、福就重。就好像你銀行存款,利息很高,但是你很早就把它提出來用了,那就很少;你把它放在銀行,一千年之後再提出來,那利息遠遠高於你的本金,這個道理不難懂。所以最好就是行善不要望報,但問耕耘不求收穫,只求自己好好積德,不要求果報何時現前,而你不求報,這樣的心往往感應的是大福,是自己意想不到的福報。再翻過來第二十頁第一行: 

  【柳蒲之質。朝種夕發。松柏則不然。困於蓬蒿。厄於牛羊。而後獲千萬年之用。】 

  這是接著講下來,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柳、蒲,蒲又稱為水楊,這是生長在水邊,性質柔弱,樹葉很早落。往往用它們來比喻體質衰弱。『柳蒲之質』就是講它很容易發,也很容易枯落,所以『朝種夕發』,長得快,可是葉子也落得快。相對來講,『松柏則不然』,松樹、柏樹都能夠傲立於風雪之中,但是它的生長非常的慢,不像柳蒲很快。快長起來的往往衰敗得也快,而在成長過程中有很多的挫折,往往它能夠屹立長久。所以這裡講松柏『困於蓬蒿』,蓬蒿就是指野草,小樹在剛長大的時候,野草就會困擾它。『厄於牛羊』,有時候牛、羊可能都會吃它,吃這個小樹苗,吃了之後它還要長,長得很慢很慢,可是真正最後長成大樹了,『而後獲千萬年之用』。我們知道有的松樹都是千年以上,千年松,萬年松估計很少,但是也可能會有。松柏往往是長壽的象徵,壽命長,這真是成為棟梁之材,往往在成長過程中會有很多苦難,人也是如此。所以孟子曾經說過,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而後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上天要降下大任給一個人,這個人給揀選了,將來要成大聖大賢,成為棟梁之材,可是往往他會遇到很多很多的挫折、苦難。苦其心志,他的心志會很苦,不得舒展,甚至處處碰壁;勞其筋骨,他身體勞累、奔波,甚至無處安身;餓其體膚,還要挨餓。 

  像孔老夫子當年有陳蔡絕糧,餓其體膚;苦其心志,他很想有一個諸侯任命他做宰相,他能施展他的政治抱負,用一個國家做試點,建立和諧社會、建立大同之治,但是沒有一個諸侯用他,周遊列國十四年,很苦。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有時候真的彈盡糧絕,什麼都沒有,孔子過宋的時候險遭不幸,很落魄。所以受種種的苦難,這是因為上蒼要給他大使命。行拂亂其所為,他想做的偏偏不給他成功,處處都是失敗,一生沒有真正建立什麼功業,只是教學,能教出好學生,政治上根本沒有他施展的地方,動心忍性,這就能夠成就他的聖賢修養。原來聖賢是忍出來的,你不忍怎麼能成就大的德行?上天就是讓你忍,這就能增益你所缺乏的這些德行和才華。就像松柏,它成長很慢很慢,受盡折磨,最後它長成了,所以有大用,這個大用是德澤天下、福蔭萬世,孔老夫子二千五百年來都被奉為萬世師表。所以當我們看到這些話,我們要行善,一定要發起堅永心。既然選擇了好的道路,走聖賢的道路,那我們就要矢志不渝、誓不退心。在現在這個時代,你要走聖賢路,那很苦很苦,師父上人多次跟我這麼說,他老人家講,他這一生所遭遇的挫折、毀謗、障礙,一般人是受不了的。你看到現在,依然這些挫折、障礙都沒有消除。然後他老人家跟我講,「你將來要遇到的這些挫折、障礙比我要大十倍,那你能不能挺得住?」如果不發堅永心,退心是難免的。 

  現在這個時代,大家都不學聖賢了,不像春秋時代,大家還講一點仁義,雖然做不到,起碼口頭上能夠講出來。現在口頭上不講了,不僅不講,還笑話、諷刺、挖苦,「都什麼時代了,還講什麼道德仁義?」所以你在這樣的一個處境當中,你要弘揚正法,你就想想多艱難。孔老夫子當年都有陳蔡絕糧,你自己得做好準備,你難免有這個時候。孟子所謂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這就是講你的堅永心,守住你的志向。在貧賤的時候,分文都沒有了,你不要動搖你的志向,徹底放下名利,安貧樂道;有富貴了,人家恭敬你、讚歎你,名聞利養現前了,你也不能迷惑,不能生起驕慢心。富貴最怕就是淫,這個淫字還不一定是指色,指你做得不如法,享受過分了、貪圖名利心起來了,都屬於這個淫字,這是講逆境、順境都不能動心。威武,見到別人威逼利誘,不可以屈服,當然也不要對立,最好就是躲避,不要理會他。人家罵你、毀謗你,不要辯駁,由他罵去,他罵累就不罵了,要有那種堅忍力,要相信,你真正發心走這條路,雖然人不護持你,天地鬼神會護佑你,佛菩薩、聖賢會加持你,只要你不退心,你這條路最後能走成,能成功。而學佛之後我們知道,這些境界全是幻夢、幻境,就是在這幻境當中,你能夠保持如如不動,你要看得破、放得下,所以學習佛法,般若智慧能夠幫助你忍力成就;如果沒有般若智慧,就這麼硬忍,往往是忍不過去,到最後就忍無可忍了。佛法講忍無可忍也有一個意思,你忍,你要開悟,無可忍,什麼都是假的,有什麼可忍的?無可忍。所以你忍到無可忍,你就是開智慧了。下面說: 

  【今世信善者非無人。而堅永者不多得。由其略行數事。間值坎坷。即謬謂天道難知。前修頓廢。皆欲速之心誤之也。】 

  這些話都是金玉良言。『今世』是講註解《感應篇》的那個時候,《感應篇》的註解自宋朝以來就不斷出現。宋、元、明、清,歷代註解很豐富,就不知道註解的人是哪個朝代,至少是古代。古代還有『信善者』,就是相信善有善報,『非無人』,不是沒有人,還有這樣的人,愈到後面,到現在是很少很少了,但是還是會有。尤其是我們淨空老和尚講經說法這麼多年,大家真聽懂了,都願意行善,都相信善有善報。可是『堅永者不多得』,相信的人多,能夠堅持永不退心,這樣的人少。你一天、兩天行善,這不難,難在你一輩子行善;一天、兩天不幹壞事容易,可是一輩子都不幹壞事,這就不容易了。所以那個堅永才可貴,這是一種永恆、恆常的心。『由其略行數事』,其就是指這麼一個人,信善但是不能堅永的人。略行,略是簡略的略,就是簡簡單單的做幾件好事。『間值坎坷』,這中間值遇,值就是遇到了,坎坷、挫折。確實行好事在我們這個世界上不容易,要不然佛也不會講我們這是五濁惡世。所謂好事多磨,幹壞事容易成就,幹好事難成就,要遇到坎坷;如果不是真心去做,裡頭夾雜著自己的名利、得失、疑慮,很容易退心。結果退心之後就說(『即』是立即,『謬謂』,謬是錯誤的,謂是說),錯誤的說『天道難知』。天道好還,意思就是說,天的道理就是自然的道理,善自有善報、惡自有惡報,就是《感應篇》開頭的四句話,「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就是講天道,就是因果。可是一般人信心不具足、道理不清楚,做好事沒見遇到好報,反而遇到很多坎坷,所以就說,「這因果很難明白」,就不相信了,於是『前修頓廢』,前面所修的善立刻就廢了,不再去行善事。這就是懷疑心,懷疑起來之後立刻就退掉了。 

  這個心我們細細去分析,我們會不會有?往往會有。見地不真的人還有迷惑,難免會起這些疑慮退心,這說到底,『皆欲速之心誤之也』。欲速之心,這是心浮氣躁,做了好事就想立刻得到好報、立刻得到感應,急功好利、急功近利,這個心實際上就是貪心、名利心,心就不真誠了,夾雜著名聞利養,夾雜著急功近利,所以做的好事也就並不圓滿,用這種心來修行也很難成就。我自己細細反省,我也有這種心,一直到最近才悟出來。我學佛二十年,為什麼到現在沒有成就?現在知道了,就是師父講的,沒有扎根。雖然聽的經多,讀的經也多,也算是一門深入,跟著一個老師學,為什麼到現在三昧連影子都沒有,依然還是妄想紛飛,了脫生死還沒有消息,原因何在?細細想來,就是欲速之心誤之也,被這個欲速的心耽誤了,這就是現在社會的污染,都講求效率、講求快速。我在世間也就是一直都在學校裡,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博士出來在大學教書,學業非常順利,於是就養成一個急功求速的心。急功就是我的努力必須要有結果,而且要快速得到結果;耕耘馬上就要收穫,如果沒有收穫就不去耕耘。用這個心搞世法,也許你能成功得快,我也算是很順利了。可是世法上的成就跟佛法上成就是兩碼事,你不能用求世法的心來求佛法、來求道。你在修道方面還要講快速,就是心浮氣躁,反而是背道而馳,愈是求速,結果愈緩慢,欲速則不達。於是就找捷徑,哪個方法最快速?聽經聽懂了,念佛方法最快速,《無量壽經》最好,沒錯,這選擇是對的,就一部《無量壽經》、一句佛號,幹了不少年,也沒見念佛三昧。 

  捷徑是找到了,可是那個心不相應,求速,心就不清淨、不平和,三昧一定是在你心清淨、定下來了,自然得到的;如果裡頭夾雜著意思、夾雜著欲望,「我希望馬上得到念佛三昧」,有這個念頭,反而就是障礙。到最後它會讓你起疑慮,「我走這條路到底對不對?」就跟這裡講的一樣,略行數事,間值坎坷,你沒修成,即謬謂天道難知。你沒修成,最後說,這個念佛大概也不管用。然後再聽聽別人講還有更好的捷徑,你又跟他走了,前修頓廢。我見到真的不少這樣的人,都是欲速之心誤之也。所以修行路上為什麼成就難?難就難在用心不對,不是用的真心,還是用妄心,妄心就是這種念頭沒放下;如果是真心,那就是完全的相信,信因果、信這個法門、信我的老師、信經典。我走這條路沒有錯,我就走下去,不管什麼時候成就。《彌陀經》上講,若一日至若七日念佛就能一心不亂,我也不要求我七日之內就一心不亂,愈求愈得不到不亂,因為一開始就亂了。管他是七天還是七年,還是七十年,我就一味念下去,老實念,這就一定能成就。還想著什麼時候能得三昧,就不老實,不老實就是自欺,自己欺騙自己。這種人就是這樣,行了善事沒得好報,馬上就說因果不值得相信,這就是自欺,就是不老實。所以能夠老實、真幹,你的善報就真。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因不真,你一開始那個念頭是計較得失、急功求速,那個果就不真。所以我們要行善之前,首先要把我們意地上面的雜質掃除乾淨,你不清掃心地上的那些灰塵,你可能很努力的行善,到最後果報不理想,所以《感應篇》全是在我們心地上來修的。下面說: 

  【故積德而弱者。福之基。履險而貞者。德之辨。】 

  這幾句也是特別的好,好的句子都可以把它摘錄下來,做為我們的名言警句。這一本書真的是句句精華,學古文這本書就夠了。積德還要弱,這個弱是指我們的心態要謙卑、卑弱。卑弱到我積德了都不著積德的相,我幹了好事也不放在心上,好像沒幹一樣,不認為自己是這麼好。積德也不認為自己是有德,很謙卑,自己不行。印光大師講,「縱有修持,總覺我功夫很淺,不自矜誇」,不敢自己誇自己,做好事絕不跟人說,這是分內要做的,沒做好不應該,做好了應該的,沒什麼可說的,沒什麼可自誇的,看一切人都是菩薩,唯我一人實是凡夫。『積德而弱者,福之基』,福報的根基在這,換句話說,你積德行善如果自高自大,自己覺得很美,還到處跟人講,「你看我幹了什麼好事、什麼好事」,希望人家讚歎你、表揚你,福的基礎就沒有了。人家可能會讚歎你,甚至給你登報紙宣傳,說你是大好人,這名聲一出去,福報就報完了;如果名還大於你的實質,那就麻煩了,名過其實不僅沒有福,還會有禍。所以《了凡四訓》裡講,世間享盛名而實不副者,名不副實的多有奇禍。 

  下面講『履險』,履就是走,走到險路上,『而貞者』,貞是守貞,保持你的氣節,不變節,『德之辨』,辨就是辨別、明辨。你是不是真有實德,從這裡可以辨別,你在順境裡頭,你說你能守節,這個不難;你能夠遇到危險的狀況,甚至有生命危險,你還能夠守著節不變,這就是你的真正的實德。而在危險的狀況下,變節的人太多了,你看歷朝歷代兩軍作戰,那俘虜最後投降,都屬於變節。而能像文天祥那樣,在敵軍那裡受盡了污辱,依然正氣凜然,不變心,這個就是實德,死都不怕,最後以死殉國,忠義。所以他的這個詩歌,「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膾炙人口,千百年來傳誦。這詩後面是有德做根基,道德文章;如果文章沒有道德做它的支持,那文章沒什麼流傳價值,也不可能永垂不朽,所以古人重在實德、實修上,不重文字。下面說: 

  【古云。】 

  古人云。 

  【樹德如滋。除惡務盡。】 

  樹立道德如滋,就是滋養它,就像栽培一棵小樹,要不斷的給它澆水,讓它慢慢的長,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他要有時間、要有耐心、要有恆常心,積德積了一輩子,才能稱為一個真正的君子,到死都不變節的,這種人就能稱君子了;如果是積德積到最後退心,積了一半不再積德了,君子變成小人,就很可悲。所以君子變節還不如個小人,小人到最後臨死前能夠悔悟,他也能夠做個君子,所以積德從你現在明白之後就開始,終生行之,這是堅永心。怎麼個修法?除惡,就是把惡都除掉,惡習、惡念除得乾乾淨淨。『務』就是一定,一定要除盡,只要你發覺那是惡,馬上除掉,不能夠留存纖毫。 

  【每見發祥之家。或累世積行。或多年力善。餘慶之流。非朝伊夕。】 

  『每見』就是常常見到,『發祥之家』,祥是吉祥,意思就是發達的人家,往往都是『累世積行』,好幾代人都在行善積德。像孔老夫子的外公,觀察孔家的祖先五代都積德,就知道這個家以後能出大人物,於是把自己女兒嫁給孔子的父親,生了孔子,果然是成為一代聖人。所以一個聖人能出現,這一家都是祖祖輩輩積德。『或多年力善』,祖輩不積德,自己積,多年、很長年的來力行善事也行,這是真正覺悟了,覺悟之後一定是拼命幹。譬如說捨財作福,那就是把所有的錢財都布施,自己有一分能力全部貢獻,為眾生,一切都能捨,沒有不能捨的,這叫力善,努力的行善、奮力的行善,這個果就殊勝。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個『餘慶之流』,餘慶就是餘福,慶就是福,餘福子孫享,流就是這類人、這類家。這種家庭能享餘慶,『非朝伊夕』,這個伊是語氣助詞,沒有意思,就是非朝夕可以成就,不是一天、從早到晚就能成就,那是累世或多年行善。如果沒有堅永心、沒有恆常心,怎麼能成就? 

  【若小有善果。便希厚福。根源已差。何由集慶。】 

  如果說小有善果,做了點善事幫助人,或者是護持正法,做了那麼一點點,馬上就希求厚福。像《地藏經》裡講的,「捨一得萬報」,他衝這個說法,於是他就肯捨了,希望捨一塊錢,將來能拿回一萬塊錢。這個心就出問題了,『根源已差』,根源就是心地。善事為什麼會做?因為你有行善的心。可是同樣行善,果報不同,何以故?用心不同。用的心如果是虛偽諂曲之心,就是根源已差,『何由集慶?』這用心都差了,哪裡還能夠集合福報(集慶就是把福報聚集來)?意思是說你沒有福報了。可見得福是心田上長出來的,福由心耕。《文昌帝君陰騭文》上講,「欲廣福田,須憑心地」,不是憑你做的事多大,憑你的心。你的心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忘我的、無私的,還是希求名聞利養果報?從這裡自己辨別,心真福就真,心假福也是假。 

  【朱天麟曰。】 

  朱天麟是明朝崇禎年間的進士,就是明末,他是吳江人,就是現在蘇州境內。朱天麟先生說過: 

  【有心為感感不靈。有心祈應應不至。】 

  原來有心就是假的,無心才是真。所以你行善,有心而為善,『有心為感』,求感應,就是求果報,『感不靈』;『有心祈應』,祈求得到回應,『應不至』,應就不會來。為什麼?因為你有心求,正因為你有心求,所以感應就不靈了,為什麼?心地不真,你有妄念夾雜,有什麼心?就是貪心,貪心怎麼能夠得到善報,怎麼能得佛菩薩感應?所以要祈天立命,須從無思無慮處感格,這是《了凡四訓》裡的話。祈求天感應,改造命運,要靠斷惡修善改,要用真誠心。怎麼才真誠?無思無慮,就是沒有想法、沒有思量、沒有念頭,你才能感格,感動上天得到感應,這就是求感應的要訣。曾國藩先生講什麼是誠,他說一念不生是謂誠,一個念頭都沒有,這時候你的心是誠,誠意正心;有念頭心就不誠,意不誠心就不正。心怎麼不正?有貪瞋痴慢疑夾雜就不正了。你求感應,那是一個貪心求,不正;求不到,怨天尤人,瞋心;不知道因果真實不虛,還懷疑聖教,愚痴;自以為是,是傲慢。你看,貪瞋痴慢疑就那一念裡頭具足了,那怎麼能感應?所以修心必須先把你的妄塵從心鏡面上洗乾淨,心地猶如明鏡,現在妄塵布滿了,所以心鏡那個光明顯發不出來,現在要掃除乾淨,妄塵就是妄念。 

  你看世間要求感格都要這樣做,更何況念阿彌陀佛求感應?「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經上是這麼講,但是你要有心求見佛,往往見不到佛。因為你有心求見佛那個念頭是個妄念,那個妄念不是在憶佛念佛,你是在憶念「求見佛」這樣一個妄念當中,所以不得見佛。一定要把這個妄念放下,一直這麼念下去,老老實實、平平妥妥、自自然然,不知不覺念著念著就見佛了。所以夏蓮居老居士講,念佛有一毫凡情聖解夾雜於其中,即是自欺,即非老實。凡情是什麼?你自己那個貪瞋痴慢疑即是屬於凡情、情見。有的人自己很苦很苦,想趕緊往生,拼命的磕頭、磕響頭,把額頭都磕破了,求阿彌陀佛趕快來接,使勁的念「阿彌陀佛快來接我」,凡情。你是用情執去念佛,不行,見不到佛。聖解,念佛念著念著覺得心很清淨,「這是不是得三昧了?我是不是一心不亂了?是不是阿彌陀佛快來了,有聖境現前了?」,這叫聖解,這個也是虛妄的,也不能見佛。夏蓮老歸納到這都是屬於自欺,都不老實、都不真誠。所以懂得怎麼用心,你就知道該怎麼去培養你的心地、培植你的福田。 

  【此宜聽之自然。不得妄生揣度。故堅永尤積德之樞要也。】 

  這裡最後提醒我們『此宜』,宜就是應該,『聽之自然』,不要刻意,一刻意已經就是不自然、不真誠。『不得妄生揣度』,妄是妄想,生起妄想來了,揣摩,度是思量,所謂憶往期來,想著過去我行了那麼多善,未來什麼時候得果報?想這個事,自生障礙。『故堅永』,所以堅永心,『尤』就是尤為,尤其是『積德之樞要也』,樞要就是關鍵、最重要的。這一段的論述確實很深刻,再下面第五: 

  【一重傳流。經書所在。即屬善緣。祕而不流。必有天殃。】 

  這是講到善書我們要多流通。『重傳流』,重是重視,不能夠輕忽這個事情,傳是流傳很久,流是流通,能夠利益廣大的眾生,這是法布施,功德很大。『經書所在』,所在的地方即是屬於善緣,這本書就是個善緣。你要能夠跟眾生結善緣,你能夠送一本書給別人,他讀了就受益,你不就度了一個人嗎?現在也包括光盤、播經機,現在流通的媒體很多,更殊勝的是網站、衛星電視,這都是用來法布施、廣結善緣的工具,善於利用。如果『祕而不流,必有天殃』,這法寶我把它祕下了,不肯去流通,這個因果可大,必定遭天降災殃,所謂天譴。為什麼有這麼大的災殃?因為正法流通能廣度眾生,如果我們不去流通,眾生本來是有緣可以得度,現在沒有這個緣了,我們就等於斷送人的法身慧命,那個果報就非常重。要知道斷人身命罪還是小,斷人的慧命罪就大了,那決定就是地獄。所以有法寶我們要盡量流通,無意祕而不流的尚且都有罪過,更何況有意祕而不流,故意不讓人得到法寶,那個罪就很重,決定是地獄。有這個心都是地獄業,更何況如果真的造了這個事,形成這個後果,那果報就很慘,所以法寶要多流通。自己有法寶,別人希望看,馬上要送給他或者借給他,利益他,不能捨不得,捨不得那個心就是吝,吝法是生生世世得愚痴果報。下面說: 

  【功過格。以善書傳一人者。當十善。傳十人者。當百善。傳大貴人。大豪傑。大力量者。當千善。重刻流傳。廣布無疆者。當萬善。】 

  這講『功過格』,就是指《感應篇》。自古以來讀書人都用《感應篇》做為功過格,因為裡頭講的善惡條目清晰,很詳盡,言簡意賅。現在我們把這個功過格(就是《感應篇》)做成表格了,真的就是個格,一週一張紙,裡頭你就對照反省,做不到的打叉,自己每天都算一算,有多少條沒做到,沒做到的第二天得改,要努力做到,希望惡愈來愈少、善愈來愈多。以這種善書傳給一個人,這可以當作十善,就等於是幹了十件好事。這個功過格因為過去印刷術不發達,所以流通不容易,現在我們如果發心印製《感應篇》或者《感應篇彙編》,或者是送人一片光盤,乃至就是告訴人這個網站、網址,勸人上去看,這都可以當十善,為什麼?你能度他一個人,何樂而不為,為什麼祕而不流?隨手就能做十宗善事,你不肯做,那不是太愚痴了嗎?所以念念都要想到流通正法。『傳十人者,當百善』,你傳給十個人就等於一百件善事,十乘十。『傳大貴人、大豪傑、大力量者』,這就是屬於達官貴人,有勢力的、有影響力的,他一個人得度了,影響一大片,『當千善』,度這一個人就等於做了一千件善事。譬如說你能度一個國家領導人,那可能可以當萬善了,他來提倡《太上感應篇》,全國人民跟著學,你說這功德多大?或者你度一個媒體人、媒體負責人,他在電視上宣傳,甚至邀請專家、學者來講授《感應篇》,在電視台上或者是電台,這個善都是很大。現在看網路的也很多,網路電視台費用更低了,你能把這個講《感應篇》的節目在上面一播,那都是千善。 

  『重刻流傳,廣布無疆者,當萬善』,重刻就是再次印刷、刻印,我們現在希望大家都來印這《感應篇彙編》。北京有一位蕭老師,他是專門搞出版行業的,我跟他提了一下,他就很歡喜,他說這本書他要去印,在中國還沒有版號,他申請個版號來出版,希望最好用成本價去售賣,最好不要加版權,能夠流傳、能廣布無疆,這可以當萬善。還有比這個更方便的就是網站,譬如說你構建一個網站,專門在流傳《感應篇》、流傳因果教育,弘揚正法,那也是廣布無疆。疆是邊疆,這網站真的是無疆,地球每個角落都能夠收看到,當萬善。這些很好的工具我們都要善於利用,這是很有智慧的人,懂得善於利用這種工具,你看費少力可以成大善。 

  【時時稱說。時時提醒。雖至田夫閨婦。牧豎村童。無不變化。善緣無邊。福緣亦無邊也。】 

  這都是在勸勉我們要廣布流通。這是遇到有人能夠接受,我們就要跟他講,勸他學習,『時時稱說,時時提醒』,稱說就是稱揚、演說。這個不一定說你一定要上台講《感應篇》,其實你在日常跟親友一起聊天的時候,你就抓緊時機,這就是你弘法的時候。你看像有一次,有一個同修來這邊看望老法師,中午一起吃飯,吃飯的時候閒聊。我就跟他講起,印光大師特別強調因果教育,有空就要多跟大家講因果報應。那個同修馬上就說出他一個親身例子,他說他是一個老闆,有一次,他就帶全部公司員工去朝拜普陀山觀世音菩薩,其中有一個員工就不相信,不僅不相信,還對菩薩非常的傲慢,甚至褻瀆,竟然在菩薩像下面撒尿,大家看了就覺得怎麼能夠這樣做?結果他馬上果報就現前,當天下午肚子疼得厲害,就在地上打滾,像中了邪似的。後來送到醫院也救不來,竟然發現精神錯亂,送到了瘋人院,到現在還關著,這就是現報。感應特別的快速,這不是菩薩懲罰他,是天地鬼神懲罰他。鬼神是凡夫,他不是聖人,他愛憎分明,看到人行善他很歡喜、很護持,看到人造惡他很氣憤。尤其觀世音菩薩是他的老師,你竟然對他老師大不敬,那他就得給顏色給你看。就跟我們講這麼個例子,真實的,他絕不是騙人的。我就說,你這樣的例子要多講,時時稱說、時時提醒,你吃飯、聊天,跟朋友在一起不用說廢話,就講這些故事。像我們這《感應篇彙編》裡頭故事很多很多,常常這麼講,這就是功德。 

  『雖至田夫閨婦』,田夫就是農村裡面耕田的農夫,很普通的人,閨門裡頭的婦女,就是男女老少。『牧豎村童』,豎是指未成年的童僕,就是牧牛娃,牧豎就是牧牛娃,村童就是農村裡的兒童。男女老少聽到因果『無不變化』,真的因果教育非常快速,一聽就讓人肅然、生起敬畏之心。你看我剛剛講那個故事,轉述那位老總親身經歷的這麼一個事,你聽了之後,恐怕你再不敢在菩薩像下面撒尿了,特別快,無不變化,馬上他就生起對佛菩薩那種敬畏,生起對天地鬼神的敬畏。所以印光大師講,要挽救世道人心,唯有靠因果,靠其他的都不夠快了。現代人病得厲害,一般的藥,藥效不夠,因果這個藥效是最猛的。所以逢人便講,這就是等於講經說法,你跟大家結善緣、結法緣,『善緣無邊,福緣亦無邊也』,你能行善,時時刻刻想著弘揚因果,這個善緣無邊,你的福報也是無邊。下面說: 

  【昔孫真人刊千金方。書成仙去。】 

  『昔』就是古時候,孫真人,唐朝時候的孫思邈。這位是得道高人,對儒釋道各宗各派、各種學說都很有體悟和造詣,尤其在醫學方面。他傳世的一部著作就是《千金方》,好像三十卷,他以這部著作傳世,利益無邊,有他這個方子,很多人可能得了病都能好。『書成仙去』,你看寫好這個書,他福德就圓滿,成仙去了。下面: 

  【周篪與人說感應篇。脫饑饉籍。】 

  周篪,前面我們講過,在這部《彙編》裡面第七頁,有講到南宋時候的周篪這個人,他就很愛跟人講《感應篇》,逢人就說因果報應。結果本來他是屬於要餓死的人,閻王爺那裡,他的名字是在饑饉籍裡頭的,就是饑饉錄,本來屬於餓死的那類人。結果閻王爺知道他在世間弘揚《感應篇》、做了好事,所以把他放回人間,還囑咐他要好好的修行,而且廣為傳揚。第七頁你看,他從陰間出來,還遇到一個鬼吏跟他講:「汝還陽,更宜將此篇廣布」,你現在還陽到人間,回去人間了,更應該把這個《感應篇》廣宣流布。「若一方受持,則一方免難;天下受持,則天下豐治。傳授者、受持者,皆功業不淺」,你看這都是鬼神特別敬重那些弘揚《感應篇》的人。所以我們在這裡學習、受持、為人演說,無形之中都增加了很多福報,都在改造命運。 

  【公善之德。寧有量哉。】 

  這是大善,為公則善。這個『寧』是反問助詞,哪裡『有量哉?』無量的。再看下面一段,這是講第六條: 

  【一願增補發揮。古今善惡酬報者何限。偶筆記取。安能悉其大全。同懷此意者。或取之載籍。或得之見聞。不妨續入。更加大筆。挑剔微危。躍人心目。一句贊揚。便是一句護持善根。一念打動。亦是一念消弭罪業。發揮愈朗。至理愈顯。助天闡教。為功厚矣。】 

  這一段是勸『增補發揮』,願我們大家都來增添、補充《感應篇彙編》這些事例,發揮它的道理,務必使它能夠淋漓盡致。這篇古文為什麼歷朝歷代這麼多人註解?原因是每一個時代的人根性不一樣、時代背景不一樣,所以註解多有不同,這就是發揮。我們現代人根性,說老實話比古人要鈍,為什麼要鈍?因為妄想比以前人多、欲望比以前人重、煩惱比以前人重,這就是根性鈍。再加上現代人也不學古文,文言文也看不懂了,所以現在要講這個《感應篇彙編》,就得詳詳細細的講,一字一句都得開解。古人不用開解,看這個已經足夠了,意思很明瞭。現在就得講,而且還結合現代來講,結合我們現實生活來講,讓大家真正能夠受用、能夠落實。『古今善惡酬報者何限?』古往今來善惡報應的這些事例是很多的,何限就是哪裡有限量?無限的,真的是比比皆是。尤其是現代,只要我們冷靜觀察,眼前全是因果報應。所以這些案例如果是我們身邊看到的,都可以把它發掘出來。『偶筆記取』,偶然之間筆錄下來,把自己的見聞、案例寫下來,『安能悉其大全?』安能就是哪裡能,安字也是反問助詞,哪裡能把這個義理發揮得圓滿、完全?所以註解《感應篇》每個時代都要做,註解、講解、發揮。『同懷此意者,或取之載籍』,懷此意這個『意』就是流通《感應篇》、弘揚因果教育,這是大慈大悲,我們一起發這個心,自利利他。 

  過去註解《感應篇》的很多大德,『或取之載籍』,載籍就是記載的這些文集、籍冊,從這裡面挑選古今的案例、名言警句、聖賢教誨,從這裡摘錄出來做《感應篇》的註解;『或得之見聞』,或者是從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這些案例當中擷取精華來註解,『不妨續入』,如果你有這樣的案例,不妨提出來。所以我們上次有提到,如果能夠專門設立這種網站,就像現在博客那樣的,大家可以投稿,專門是註解《感應篇》的案例,現代案例,或者從新聞媒體裡面摘錄,或者是自己親身體驗、親眼所見,這個很有必要。現代因果實錄,案例愈多愈好,最好是你能夠對應《感應篇》某一句經文來講那個案例,這更加理事互相發明。『更加大筆』,這是對真正有學問的、有見地的人,他能夠發揮、補充深層的、沒有說出的那些道理,這就是更加大筆,這是很尊敬的說法。『挑剔微危』,意思就是說,很細密的來發明道理,微就是微言,所謂微言大義,就是指很精當,但是含意很深遠的話,叫微言。第一個微,微細的微;第二個危,也是危言,危言就是直言,危當直字講,直截了當、直指人心的話。『躍人心目』,這個躍就是振動、啟發人的心、人的眼目,讓人看了之後就能夠有所感動、有所覺悟。 

  『一句贊揚,便是一句護持善根』,你用筆寫或者用嘴說,來弘揚《感應篇》、弘揚因果教育,說一句讚揚的話,讚揚《感應篇》,就是一句護持善根,讓大家相信。所以這個事情我們很樂意做,護持眾生的善根、啟發人的良心發現。『一念打動,亦是一念消弭罪業』,很多人造罪業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沒有學過聖賢教育,所以善惡、利害都分不清。哪個是善,哪個是惡?哪個是有利的,哪個是有害的?自己真的不懂,所以造了很多罪業。學了《感應篇》,聽到聖賢教誨了,他就能夠深受感動,生起慚愧、懺悔的心。慚愧、懺悔的心一生起來就能消弭罪業,就把罪業能消除,懺悔真誠,後不再造,過錯以前不懂,糊塗,幹了這些壞事、傻事,現在以後不再幹了,這罪業就能消。所以你看,能夠勸人斷惡修善多麼重要,他沒有聽到你的勸導,可能他永遠處在黑暗當中。 

  我今天收到協會傳來的一位聽眾的懺悔信,很難得。他是說聽到我講《感應篇彙編》,他每個禮拜天在網上聽,於是懺悔自己過去的過錯,發露懺悔,寫了一篇匿名信給我。他覺得不好意思寫他的真實姓名,但是寫得很真誠。我也想把他的事情跟大家供養出來,也等於消弭他的罪業。他今年三十六歲,從小因為受到不良因素的影響,所以對於男女之事很好奇,到小學的時候就跟一個女孩子進行邪淫。到初中的時候就一直在看那些色情的書,還有視頻,還出現手淫。結果不能自拔,到高中已經身體很弱了。我們知道淫欲心非常傷身體,尤其是傷腎,腎乃先天之本,這個現代非常的多。你看印光大師在《天下太平之根本》裡面就講到,當年,這都是將近一百年前的事情,印祖說,當一個孩子要到青春期的時候,就要跟他講,不可以有不正當的這些念頭,特別要從小給他扎好因果的根,尤其是《感應篇》。讓他知道一舉一動,哪怕一個念頭,旁邊都有天地鬼神監察,很多的眾生看著,都知道,所以他就能夠防非止惡。否則,印祖說十個裡頭九個都會犯,就是手淫的問題,這是一百年前的事;現代估計一百個裡頭九十九個都會犯。所以這個確實不能怪他,社會污染嚴重,他成了一個犧牲品,他最後腎功能不全,甚至要靠透析來維持生命,後來還做了手術,現在每天還吃藥,痛苦萬分,《弟子規》上講,「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後來接觸佛法,聽了我們老法師的開示,知道自己這種邪淫的行為,是自己自作自受感應的惡報,深自悔責,自己很後悔、很遺憾,如果從小能接受聖賢教育,學了《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的話,就不會染上邪淫的惡習,就能夠有快樂健康的生活。 

  確實這是痛心疾首、掏心瀝血的話,他很難得,他說鼓起勇氣把自己的事寫出來,一是為了讓更多的人明白童蒙養正的重要、聖賢教育的重要;二來也是為了讓更多的青少年明白,看不良的書和視頻的危害,以及手淫的危害;更多的也是深深懺悔自己的罪業。這位同修發這樣的心地、這樣的用心,功德無量。所以我們也成就他這個功德,用他的現身說法來告誡世人,因果不能不學,這個惡習不能沾染。《論語》上我們看到顏回終身奉行的「四勿」,「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是一切聖賢之所以成就的關鍵。要守得住,必須在因果上深深扎根,現在學,亡羊補牢也不晚。什麼時候學,什麼時候覺悟;什麼時候懺悔,什麼時候就能回頭,罪業就能消。現在痛改前非、後不再造,而且廣勸世人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而能發願廣為流通《感應篇》、因果教育,以此功德來消罪業、增福報、斷惡修善、破迷開悟,完全能做得到。 

  古德有說,天大的過錯都當不得一個悔字,只要肯懺悔,天大過錯都可以消除,怕的就是不肯改、不肯回頭。所以從這裡看到聖賢教育多重要,它真的可以救人。假如我們從小就學《感應篇》,印光大師的標準是大概三、四歲,有知識、懂點事、可以認字了,就得學《感應篇》、學《陰騭文》,把它背熟,一天背三遍、五遍。然後大人跟他講大概什麼意思,直講就行,不需要像我們這樣詳細的講。等他再大一點可以聽詳細的講解,而且在生活當中,隨時隨地要指出他的過錯。譬如說兄弟之間鬧矛盾了,骨肉忿爭,馬上把《感應篇》這句話提出來,「你怎麼可以兄弟之間骨肉忿爭?你不怕天地鬼神懲罰你?」這一提醒他就明白了,就是這樣講。父母也要背熟,隨時隨地能拈出那句話,讓他印象深刻,這就是給他扎根。三、四歲就開始學,學到十幾歲這根就穩了,這一輩子他不敢幹壞事。小時候沒學,現在這個社會誘惑這麼多、污染這麼重,難免會造惡,到最後痛不欲生的時候,後悔都來不及。所以我們能體會到,現在眾生多麼需要這種聖賢教育,那我們就要發起大心、大慈悲心,自度度他,自己認真學、認真改過自新,而又能夠大力的去推廣,這就是菩薩事業。『發揮愈朗,至理愈顯』,發揮,從事上、從理上把《感應篇》裡頭的含義給發揮出來、發明出來。發明得愈明朗,至理就愈顯,至理就是至高無上的理,就愈明顯。這《感應篇》不能小看,真的把它讀懂、讀通了,你都可以開悟。 

  所以淨土宗十二祖徹悟禪師說過,「善談心性者,必不棄離於因果」,「深信因果者,終必大明乎心性」。一個明心見性的人,他教化世人用什麼教?因果,必然不離開因果。而人能深信因果,最終能明心見性,為什麼?因為心性跟因果本來就是一不是二。心性是講體,萬法的根源,宇宙的本體;而因果是講相,一切的事相,我們講宇宙的演變就是因果。相離不開體,所以他是一不是二。我們怎麼能見那個性、見那個體?必須從相上見,離開相就找不到性,性相不二。所以要大明心性,就必須要深信因果、去體悟因果,把因果的事和理弄得清清楚楚,你那個妄念就不動了(打妄念都會有因果),所以你就得三昧、就得定了。得定久了,遇到一個什麼樣的因緣,你就能夠大徹大悟。所以這個因果是根,一切世間、出世間聖人教化眾生,這是大根大本。所以至理就講到心性之理,也要從因果而彰顯。我們要念佛求生淨土,也必須深信因果。能深信因果,就是深信一切唯心,因為因果就是你那心的作用。因果怎麼來的?因為你有念頭,有念頭就有相產生,前一念生起一個相,就會帶起後一念起來;第二念起來了,第二個相又出生。所以我們從因果是看前相和後相,這就是因果,實際上就是前念與後念。你明白這個道理就知道,要大明心性,就是深信只要有念頭,因果就不空,「萬法皆空,因果不空」。萬法為什麼空?都是念頭現的。因果為什麼不空?因為念頭沒空,念頭在相續不斷,所以因果報應相續不斷。什麼時候你把念頭都放下了,因果就不再相續,心性就大明了。 

  我們念佛求生淨土,不也就是因果嗎?我們這念頭現在轉成阿彌陀佛,這阿彌陀佛的念頭就出生極樂世界。這極樂世界三種莊嚴,佛莊嚴、菩薩莊嚴、國土莊嚴。三種莊嚴入一法句,一法句者清淨句,這清淨句就是阿彌陀佛一句名號,這句名號就是真實智慧、無為法身,就是我們的心性,極樂世界就是心性所現。我們現在用一句佛號就把自性開顯出來,所以念佛是因,成佛是果,這不就是因果嗎?至理得以彰顯,『助天闡教,為功厚矣』,我們幫助上天闡明聖教,所做的功德就太厚了,古德所謂參贊化育之功,人人能做。你看,你聊天的時候,磕著瓜子跟人講一個因果故事,那就是助天闡教,為功厚矣。要有這種心,時時稱說、時時提醒,見一個人,對一個人說;見一百人、一千人,對一百人、一千人說,只要有緣就說。這一段就是《感應篇彙編》的前言部分。講到第七講,我們才把前言部分講完,我們是講得很慢,緩緩道來,但是我們不求速,扎扎實實的學。相信聽者必定有所感動,能消弭罪業、能護持善根。底下就是進入正文,每一句經文開解得非常詳細,有理有事,真是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們先看第一句: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註解裡講: 

  【此節合下一節為一篇綱領。乃垂訓之大旨也。】 

  這一節是太上老君說的,當然這是一個表法,實際上他就是講的自性、真理。『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一節合下一節「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整一篇的綱領。提綱挈領、開門見山,這好文章沒有廢話,開宗就明義了,讓你知道這篇講什麼,就講善惡因果報應,『乃垂訓之大旨也』,聖賢垂留下來的教誨。這四句是大旨,就是要旨,最重要的宗旨。 

  【論聖賢之心。不因祈福避禍。而後為善不為惡。論造化之理。積善積惡。而餘慶餘殃。固不爽也。】 

  聖賢的心純淨純善,他沒有任何的妄念,所以他不會因為祈求福報、避免災禍,而後才為善不為惡、才斷惡修善。他斷惡修善的目的不是為了求福、不是為了避禍,而是純是一片濟人利世之心,真誠、沒有自我。『論造化之理』,造化是大自然,天地造化的道理,積善、積惡而得到餘慶、餘殃,這是《易經》上講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積惡的家必有餘殃,殃是災殃,『固不爽也』,固然不會有差錯。 

  這一段我們剛開了個頭,時間到了,等下一次我們再跟大家一起學習。今天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1-18 11:3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