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修行與生活座談會 第二0五集(國語)視頻

2012-12-30 09:49| 发布者: 清珠| 查看: 2562| 评论: 0

摘要: DZZ205修行與生活座談會  定弘法師主講  (第二0五集)  2012/12/23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213-0205 尊敬的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請坐。今天我們繼續來舉行「修行與生活座談會」。.....

修行與生活座談會  定弘法師主講  (第二0五集)  2012/12/23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213-0205 

  尊敬的諸位同修大德,大家好,請坐。今天我們繼續來舉行「修行與生活座談會」。我們收到一些現場同修的問題。 

  問:第一個問題是,我的女兒工作、婚姻不太順利,請法師開示應該怎麼做,她怎麼做,我怎麼幫助?能求佛菩薩加持嗎? 

  答:這當然可以。凡事最好第一念先想到佛菩薩,因為什麼?佛菩薩已經證得了自性,一切萬法是自性所現,所以求佛菩薩也能夠成就萬法。大家都聽過一句話,叫「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什麼道理?很多人不懂,因為道理很深。這就講到《華嚴經》裡說的宇宙怎麼來的,一切眾生怎麼來的,全是心性變現出來的。所以證得心性,就等於跟宇宙萬物融為一體。我們現在是凡夫,雖然沒有證得自性,但是只要我們以至誠的心求佛菩薩,可以跟佛菩薩感通,也就是可以跟自性感通。能跟自性感通,你的念頭都可以實現,因為什麼?萬事萬物都是自性隨著念頭變現。萬物隨著你的念頭在變化,這個作用的本體就是自性,你真把這個道理搞明白,你信心就堅定,就不會懷疑。不懷疑就是誠,有懷疑就不誠,誠則靈。這個道理我們要是參透了,不僅你眼前的事情、要求可以成就,即使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事情都能求到,往生是作佛去都不難,何況其餘!所以婚姻、工作那都是雞毛蒜皮。當然最重要的,讓你女兒好好修德,不必向外去求,向自己內心去求。她有這樣的福報就會感召這樣的環境和緣分,總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以善感,天以福應,人以惡感,天以災應,這個道理,感應之理就是自性的作用。讓她好好的修身,學《感應篇》學因果,學《了凡四訓》改造自己的命運。改造命運沒有別的,改自己的過錯而已,過錯改了命運也就改了。就是因為命運都是唯心所現,唯念頭所轉,聖賢教誨就是教我們修這個念頭,一切都是念頭決定。 

  問:我們再看下面一個問題。現在災難化解了,但是弟子昨天還頂撞了父母和兄長。雖然學了《弟子規》,聽聞佛法,也學習同修每天禮拜父母,但是境界到來的時候,平日所學完全用不上。所以弟子感到自己的災難還沒有真正化解,孝道還沒有真正紮根。弟子從小不知孝順,結婚後才知道《弟子規》,蔡老師和您講的《弟子規》也學習過,但是就是不能在生活中落實。請問師父,如何真正能夠讓我們這些中年人紮好三個根,真正能夠孝親尊師、敦倫盡分?如何在災難化解之後,真正能實現教育拯救危機? 

  答:這個問題問得很好。災難就是因為人心壞了感召的,人心能夠回頭,災難才能化解。如果人心不回頭,即使這世界上有念佛人拼命念佛迴向,宗教師們拼命祈禱,這個念力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可能真正根本上改變,它充其量減輕一些,延遲一些。要讓災難真正化解,是要全世界的人都回頭,誰不肯回頭誰的災難就沒化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連儒家《尚書》上也講,「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吉祥、災殃都是自己心善與不善感召的,所謂「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個因果是永恆不變的真理,自然的定律。我們觀察現在這個世界,眾生能真正回頭,真正斷惡修善、改邪歸正,災難才能根本化解。你說我們師父上人這兩年拼命的講解《淨土大經》,號召全球淨宗同修,估計也有千萬以上,真正聽《大經解》的,這股力量很大。這些人回頭了,能夠把災難減輕,至少這批人沒有災難,其他人沒有回頭的,災難還是不免,大概災難會改個形式什麼的,這不得而知。如果說造了惡他不受災難的,那豈不是因果定律給推翻了?沒有這個道理,該走的人還得走,該留的人就會留。 

  我們不用管別人怎麼樣,先看看自己,為什麼我們自己感覺到災難還沒有化解?你說得對,沒紮根。所以在現在這樣一個濁世,遇到境緣的誘惑,裡頭的煩惱習氣就會起現行。雖然是學了佛,但是從小沒紮根,很難抵禦現在這個社會的魔擾,魔很厲害,一有機會就把我們貪瞋痴慢引發起來。我們這一代,我也算是中年人,我們再下面一代大概二十歲上下,都沒有認真紮過根,所以在境界考驗的時候很難過得了關。例如現在財色名利擺在你面前,你能不動心嗎?你說我可以不動心,是你沒有經過考驗。譬如說財,可能十萬、二十萬你可以不動心,十個億呢,你會不會動心?你說不動心那是你嘴上說,你還沒有經受考驗。還有色,美色當前來誘惑你,你能保持你的正念不失嗎?還有名,這世間的名譽我說我可以不要了,佛法裡也有很多名譽,希望別人讚歎,希望別人認可,人家給你臉色不好了你心裡就很煩惱,希望人家尊重,這都是名沒放下。所以財色名利,我們說老實話,真過不了關。 

  我自己很清楚自己,面對這些考驗真的就會墮落,現在還沒有這些大考驗,小考要過關那未必是有真功夫,大考可能就會把你考得一敗塗地。就是因為沒紮根,你不是不想學好,不是不想修道、求往生,想都是真的想,但是煩惱習氣斷不了,所以怎麼辦?一定要遠離,不要去接觸,或許這一生能保平安。你看我現在也是,出家一年多就遇到名聞利養的考驗,很多人聽了你的課程覺得很受益,於是就很讚歎,有供養的、有頂禮的。你會不會在這裡頭生傲慢,會不會產生執著,會不會覺得自己還不錯,開始有點得意?我自己想想,再這樣下去恐怕自己都不保。師父上人也不斷告誡我,他的告誡很委婉,沒有很直說我不行。他跟我講,說你講經講得不好,那還好一些,人家笑話你,無所謂;講經講得好,聽眾多,信眾供養多,嫉妒障礙就會來了,到時候你就走投無路。所以勸我們年輕人不要過早出名,不要過早露頭。師父以前在李炳南老居士會下,李老師規定四十歲以前不能出去講經,在自己家裡關起門來講就可以,在攝影棚裡就沒問題,沒有聽眾,人家也不會讚歎,你也聽不到那個讚歎;但是你要出去講,接觸信眾,不容易,這是四十歲以前。 

  我今年四十,開始在圓明寺講,這是我的剃度恩師暢懷老法師他請我去的,老人家很愛惜人才,聽說我跟師父上人學經教學了二十年,讓我去上台講。講了半年,聽眾就愈來愈多,好像挺興旺的,每次都有二、三百人,講粵語《無量壽經》。講了半年下來,師父今天又跟我告誡,要小心,再講下去可能香港你都待不住了。他說他當年在台灣就是因為講經,在台灣沒辦法待了,只好離開,到美國,到海外。我聽了師父這樣的告誡,也做了一番深思,一個是自己煩惱習氣沒斷。師父這兩天講經,我覺得對我講的,什麼人能有資格講經?要開悟的人,要證果的人。我沒開悟,沒證果,博地凡夫,煩惱一品都沒斷,斷了見惑八十八品才算是證初果,小小聖,才叫離開凡夫之流。我們一品沒斷,十足的凡夫,名聞利養現前了,肯定是會倒下。第二個,講經講得好,現在是剛出茅廬,人家還沒覺察,再往下,確實就開始心裡會放不下了。所以這個是自己有內憂、外面有外患,我想想還是應該收。 

  古人講,激流要勇退,見好就收,這叫識時務。所以我決定,今年正好到年底,這災難看起來二十一號平安度過,是大家的功勞,師父上人慈悲護持,護世息災,淨宗同學努力,還有這世間有一些覺悟的人他們共同的努力祈禱,斷惡修善,念佛,真的可以把災難化解一些。我們現在趕緊修行,趁著還沒有大災難,先成就自己,所以我就感覺到自己要認真的修了,現在才四十歲,清修十年才五十歲,五十歲再出來講經弘法不晚。現在是太早了,人家也不服你,為什麼?你沒修過。師父今天也舉諦閑法師當年講經,也是講得很好,肯定生生世世都是講經的大法師,法緣很殊勝,但是有人批評他,講是講得好,沒修過,沒入過禪堂,沒修過定,人家就不服。所以諦閑法師就把經教放下,到禪堂坐禪,坐了幾年出來大家才服。師父今天講《無量壽經》就講到,「作斯示現,順世間故」,世間人他就是要看這個,你不做這個示現人家甚是不服。釋迦牟尼佛還得修苦行六年,才讓當時這些出家的修行人服氣,更何況我這個博地凡夫,真的沒有修行。這個課一定要補,而且就是你這裡講的紮根沒紮好,過去是跟著師父上人學,都沒有認認真真的做過鈍功夫去紮這個根,都是像浮萍一樣,底下根不牢,所以遇到境界考驗就過不了關。所以我自己感覺到確實要好好回頭,決定從頭開始紮根,以前都不算,重新開始。 

  師父講經今天就講,把《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經》讀三千遍,讀得熟透了,當然你三千遍肯定能背了,終身能受用。然後在生活中落實,幹上十年,你這根才算比較牢固,將來講經弘法你可以真正有大成就,師父今天講也是鼓勵我們,這可以做大師,做一代宗師。現在不可能,沒根,就像一棵樹,根淺長不高,根愈深樹就愈高大。像印光大師三十年紮根,影響後世長遠,難道我們現在十年的時間都不肯拿出來嗎?你是不是真幹?搞假的不行。這個社會放眼望去,滿目都是伶俐漢,很少見到老實人。什麼是伶俐漢?好虛頭不肯務實,不肯做鈍功夫,總想求速求快,短時間見效果,速成,那叫伶俐漢。伶俐漢是於道相背離,不可能成道。老實人甘心情願做鈍功夫,現在讓你把《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道》背三千篇,這叫鈍功夫。你肯不肯拿出時間來喀哧喀哧的一部一部的背,計數?一天念一遍就得十年,一年三百六十遍,十年三千六百遍,這真得十年。《無量壽經》你肯不肯念個三千遍?也是拿十年,一天念一遍就是十年,一天念三遍,三年。我知道有同修《無量壽經》都念了一萬遍以上,這個功夫下得深,心就定了。背書不是為了記憶而已,記憶是其次,說你記得牢,背得多就記得牢,這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修定。把心定得下來,你能成聖人,能成佛菩薩,能開悟、能證果,不定開不了智慧。 

  我記得有個故事,講一個年輕人上山修道想成仙,成仙最重要修這個心地,要老實,要真誠。所以紫陽真人給他現身,跟他講,你真想學道嗎?他說真的,我的真心日月可鑑。紫陽道人說,那好,我這裡有一個鐵杵,你就拿這個鐵杵把後山那個大石頭鑽通,鑽通的時候我會再來教你成仙。於是他就答應了,二話不說,拿著鐵杵,到後山看那石頭好大,他也不問有沒有可能鑽通,他就一天天往上鑽。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鑽了四十七年終於把這石頭鑽通了,從這頭鑽到那頭。紫陽仙人就出來了,好,你這是真的,就教他成仙,立刻就成仙了。《無量壽經》上講,「人有至心求道…何願不得?」難就難在這個至心,至心就是至誠心,真誠到極處。真誠就是肯做鈍功夫,給你把鐵杵讓你鑽石頭,你就鑽,你不懷疑、不猜測、不預期、不將迎,一個念頭老實做下去,這叫真誠。如果問這麼大的石頭鑽到何年何月才能鑽通?你這一問,行了,紫陽道人就不會教你了,你這心不真,真心你問這麼多幹嘛!問就是不老實,叫你做就做下去,肯定你會成就。你這中間夾雜著懷疑,一懷疑肯定有間斷,你就做不下去了。把三個根念三千遍,這個事比鑽石頭要容易多了,十年肯定能完成,不用十年,可能五年、三年就可以完成。你肯不肯幹?肯幹你才是真的,這叫做鈍功夫、做老實人。 

  我自己上個禮拜閉門念佛念了六天,最大的覺悟,沒見到佛,別人問我,你見佛沒有?「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我說,佛倒是沒見,但是見到自己滿身過失。深深的思考這一生為什麼求學也好、修道也好、做人也好,都沒有成就,沒有一樣拿得出來可以做為後世之榜樣,拿不出來,這是因為什麼?平生,這四十年來從來沒有用真實心做過事情,不肯下鈍功夫。不管做什麼,你肯不肯做鈍功夫?譬如說做飯,做飯得下鈍功夫,你切薑絲,就這麼簡單的事,把它切得好也得要下功夫切,切上幾年才能把那個絲切得又漂亮又好。治學,以前我是搞學術,學術也不算精良,雖然同行裡頭成績好像還不錯,相比起來,但是問題就是現在舉世之人都沒有人去做鈍功夫,你比人家伶俐一點,好像就有點優勝。這個不行,這個不是治學的態度,不踏實,做什麼事都求快,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做人做事都是,好的都喜歡人家知道,不好的盡量隱藏,沒有那個真實的心地。所以世間沒有算是成就,修出世道就更不可能成就,學經教沒有圓解,念佛沒有三昧,原因都是一個,不肯做鈍功夫,不老實。 

  就是我們想閉關念佛,用的什麼心?快速的成就,快速去見佛,快速往生,都是這個心,有這種求的心實際上就是不老實。能不能見佛?不能。見佛是念到心清淨,把這有求的心都念掉,就見佛了。所以我這閉關六天沒有見到佛,為什麼?想見佛,想早點走不想留了,這種急切的心也不行,也是修道的障礙。所以念佛就得用平穩的、平常的心去念,平常的心就是道心,就是精進。剛說要精進,已經不老實了。念佛也不能急功近利,想快見佛、想早往生,都叫急功近利。果然你有個堅定的信心、堅定的願心,這句佛號要老實綿密的念下去就行,肯定見佛。大勢至菩薩講的,「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告訴你這麼肯定,你還著什麼急!著急就是你不信,信心不足,還有懷疑,有懷疑,心就不真誠。不懷疑了,我這麼念下去肯定見佛的,肯定往生的,至於說什麼時候往生、什麼時候見佛,都不需要管,問這個幹嘛! 

  就像那個想成仙的人,他也不去問我這石頭什麼時候鑽空。你問這個幹嘛?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算了,告訴你肯定有鑽空的一天,肯定有成就的一天。就像法藏比丘發了願要成就極樂世界,他的老師世間自在王如來怎麼說的?「譬如大海一人斗量,經歷劫數尚可窮底。人有至心求道…何願不得?」你看這就是鼓勵他做鈍功夫。法藏比丘沒有去問,我何時能成就這個願,我何時能夠創造出極樂世界,何時這個願能圓滿?沒有問,就是一個念頭,我要成就,這叫真誠。稍微夾雜一個妄想在裡頭,「我什麼時候能成就?」不老實,這叫自欺,這叫偷心。蕅益大師《阿彌陀經要解》裡講,要「死盡偷心」,你念佛才有真正成就。死盡偷心就是肯做鈍功夫,但問耕耘,不問收穫,老實做下去,緊用功,寬為限。到什麼時候才成就,不用管,肯定有成就的一天,你還懷疑什麼?你懷疑就是不老實。你這樣念佛念下去你肯定往生,你還懷疑什麼?你懷疑就是不信,這叫狐疑,《無量壽經》說,「不得狐疑」,這句話意思很深,狐疑就是自欺。所以我覺得這六天佛也沒白念,總算念明白了,要從今以後做個老實人,要做鈍功夫。 

  所以師父老人家也會觀機,看到我明白這點了,給我開出題目,三個根回家念三千遍,三經,淨土三經都要背,註解也要背。他說過去香港海仁老和尚被譽為是楞嚴王,專攻《楞嚴經》。他只有六個徒弟,就是六個弟子,關門弟子,這六個弟子都要求把《楞嚴經》背得爛熟,把蕅益大師的《楞嚴文句》也背得爛熟,就是註解。這經就很長,《楞嚴經》從頭到尾念下來都得四個小時,比《無量壽經》長好幾倍,註解那就更長了。就得背,如果不背那你就不要來做弟子,不肯做鈍功夫,想做個伶俐漢,投機取巧,別來這,修道沒門。所以如果真想修道,真想成就,用這個精神,鐵杵都要磨成繡花針,這你就成就了。所以我在念佛當中最後兩天覺悟了,我寫了一封信給師父老人家表明自己的一個心得。裡頭有一首偈子,什麼偈子?給大家念一念,「淨念相繼即成佛,才起思量已蹉跎。若問云何度眾生?誓作花針將杵磨」。這心得很粗淺,但是確實是這六天念佛熬出來的。 

  這念佛頭三天念得心沒定下來,不是妄想就是昏沉,熬下去。我是關起門來一個人念,念到第四天心就開始比較定下來了,這佛號念得比較清楚,能夠連成一串一串。雖沒成片先要成串,譬如說一百句你能不夾雜妄想這叫成串,慢慢加。功夫好了,不錯了,自己心生歡喜心了,開始向念佛三昧進軍,什麼時候見佛?這念頭起來了,一起來立刻功夫就大倒退,馬上又起昏沉,又妄想多起來,這是不老實,這叫自欺,這叫偷心。念佛裡頭還夾雜想見佛、想成片、想得三昧,這叫偷心未斷,沒門。我在念佛當中也讀夏蓮居老居士的《淨語》,這是他老人家當年自己在家裡閉關念佛的《淨語》,真正修學的真實的體會。看了非常受用,才知道原來自己為什麼念佛不成就,這六天沒念成功,《阿彌陀經》上說,若一日、若二日至若七日一心不亂,沒有一心,沒有不亂,還是亂了,原因在哪?就是不老實。但是心這麼能靜下來了真有好處,就像了凡先生過去在雲谷大師禪堂靜坐了三天三夜,他心能夠定下來,就能做深刻的反思,想到這一生自己有什麼過錯。我自己知道,最大的過錯就是不老實,就是自欺,不肯做鈍功夫。 

  念佛其實它是成佛的捷徑,祕訣就在於老實念,這句佛號綿綿密密念下去,叫淨念相繼,就是成佛。這個法門因果同時,極究竟、極直捷,念佛時就是成佛時,就是見佛時。所以《文殊般若經》才講,念一佛名號功德與十方諸佛功德無二。為什麼念一佛等於跟諸佛功德一樣?就說明你念這一句佛的時候你就成佛了,你才能跟諸佛功德一樣,不念的時候就不成佛,念的時候就成佛,所以說淨念相繼即是成佛。你本來可以成佛,就那麼簡單,成佛不是那麼複雜的事情,也不是玄妙的事情,極平常。大道就是極平常,平常到我們都沒有想到原來就這麼平常,就是你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淨念相繼,這不就是佛嗎?一有妄想、一有思量就變成凡夫了。 

  所以淨念相繼即成佛,才起思量已蹉跎,蹉跎就是又完了,錯失了成佛機會,才一個念頭起就是錯失機會了。像我這念佛,念著念著,現在念得快三昧了,快見佛了,才起思量已蹉跎,淨念相繼沒有了。可能本來都成佛了,現在一起思量又去妄想分別執著,就做凡夫了,自己搞的,就是不肯老實念,老實念就是沒有妄想。這裡頭沒有什麼玄,沒有什麼妙,就是貴在老實。你心裡還有將迎的念頭,「我什麼時候會見佛?」這叫將迎,還沒到,你就想,這叫將迎、預期,這就是妄想,這叫自欺,這叫偷心,完了,錯失機會了。原因在哪?仔細思量,就是從小到大沒肯做過鈍功夫,沒肯做過老實人,所以到念佛也不老實,也不肯做鈍功夫,總會起這些妄想,總想找個捷徑快速的成就。愈找捷徑是愈繞得遠,不知道做鈍功夫才是真捷徑,你老實才是最快速的。這一點我終於弄明白了,今後怎麼做?放下妄想,放下種種的計畫、種種的思量,老老實實做鈍功夫。師父叫我背三千遍,我就背三千遍,叫我背經、背註解,我就去背經、背註解,平常就老實念佛。 

  所以我準備就今年最後一次,剛好下個禮拜六圓明寺講經我就圓滿了,不再講了,我跟暢公老和尚也去報告一下,回家老實用功,先成就自己。成就自己了,有人請我講,我還要考慮考慮因緣到了沒有,沒到就不能出來,諸佛菩薩即使成就了,度眾生他還是示現做老實人。所以我這偈子後面兩句說成佛了怎麼辦,若問云何度眾生,成佛不就要度眾生嗎,怎麼度?誓作花針將杵磨,把鐵杵磨成繡花針,要做這樣的示現,就是做鈍功夫。尤其是在現代,人都不肯做鈍功夫,你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人家都希望早出頭,我們也要反其道而行之,印光大師就是這麼做的,這就是最好的示現。所以我現在決定以後少講,我本來說在協會攝影棚都不講了,師父讓我說攝影棚你還可以講,一個禮拜講兩次,講什麼?講紮根的經典,《太上感應篇》。剛好前段時間學了印光大師的《天下太平之根本》,印祖反覆強調《太上感應篇》重要,我準備先學這個,跟大家一起學《太上感應篇彙編》。準備過了年就開始,就是一月,元旦之後咱們就開始,有志於跟我一起做鈍功夫的,我們一起來學。那些利根人能夠速成的不必來,我們這是鈍根,老老實實,用長時間來紮根的,我們算是志同道合一類人,咱們就是做下根人,做鈍根人,認認真真的去紮根,把這個根紮好。 

  我自己很慚愧,師父老人家過去一直讓我紮根,我還沒真正聽懂什麼叫紮根,以為自己就是紮好根了。師父當時為了鼓勵我們紮根,拿一年時間把三個根紮好,一年我想想還紮不好,那拿五年總算能紮好了。現在發現還不行,從頭來過,再來十年,從《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來開始,每天落實在生活,改過自新。然後我們聽師父老人家《淨土大經》,才能夠真正聽懂,聽出味道。還是一樣,專修專弘《無量壽經》,這是《無量壽經》的根,沒有這個根,學《無量壽經》不可能成就。學《無量壽經》也得紮根,就是背經,背上三千遍,把這部經聽上一百遍這也是紮根,所謂紮根就是修定,有定才會有慧。 

  問:下面第二個問題。佛陀教導我們要以苦為師,前人可以通過三步一拜朝山來苦行。我們現在的人生活安逸,卻時間緊張,往往也有家庭責任,不能如此修行。請問師父現在在家的念佛人如何以苦為師? 

  答:就是我剛才講的,在家老老實實做鈍功夫,把三個根讀三千遍,《無量壽經》讀三千遍,反覆聽至少聽二十遍,每天老老實實做你的功課,這就是苦行。不用你到深山去閉關,你也找不到那個閉關的地方,到處都是旅遊勝地了,不太現實。在家裡就是做鈍功夫,就是修苦行,真正把心定下來。 

  問:下面問,師父曾經在講經中提到,要學習用第一念來待人接物。弟子對第一念似懂非懂,用不到生活中,念佛也沒有功夫。但是感到對弟子這樣妄念多的人來說,時時用第一念來生活,似乎是修行應當著力的地方,這樣說對嗎?弟子應該如何落實? 

  答:我跟你講老實話,你和我都用不上第一念,什麼人用得上第一念?老實人,他就用第一念。你和我都不老實,因為你那麼多問題,有問題都是不老實,所以我跟你一樣都不可能用第一念待人接物。知道有這麼一個原則,實際上用起來不容易,這是真心,一真一切真。你能拿個鐵杵鑽那個石頭,你是用真心,你念佛也是真心,待人接物全是真心,所以他能成仙。一真一切真、一妄一切妄,你不肯老實做那個鈍功夫鑽那石頭,我告訴你念佛也不能成就,學什麼都學不成,你是用妄心不是用真心。所以師父老人家教你把三個根讀三千遍,這就是練你的真心。你沒有真誠心你讀不下去,別說三千遍,三百遍可能都沒有那個意志力,虎頭蛇尾,讀著讀著就不想讀了,讀不下去了,露水道心,不是真的。這樣的人進念佛堂他也不是真的,在佛前可能發了大願,狠狠的發,我一定要念佛,拼死的念,學瑩珂和尚關起門來不吃不喝念三天。他能念得成就嗎?不可能。人家瑩珂法師是真的,我們是假的,進了念佛堂就是妄想聯翩,或者就是昏沉,念一天都念不下去。為什麼?你沒有用真心,你不老實,你從來沒做過鈍功夫,念佛堂那裡頭就是拼鈍功夫。 

  談玄說妙不相關,非關慧解與多聞。經教上你得了慧解,你很明白經教,好像你很能講,你能多聞,聽經聽了二十年,跟人講還能講得頭頭是道,那個都沒關係,跟念佛成不成就是風馬牛不相及。能成就的就是老實人,這一句佛號綿綿密密、平平妥妥念下去,字字句句清楚分明,耐著性子念就念成就了。當你念成就了,你就在待人處事接物上肯定都是用第一念,因為你用的是真心。所以如何落實?那你就跟我一起,如果你還願意把這三個根紮好,咱們一起來學,把三個根念上三千遍,《無量壽經》念上三千遍,背下來。或者你不願意這麼做,你換成念佛也行,在念佛堂念十年佛不出念佛堂,也行,任選一樣,只要你肯做鈍功夫就行。 

  你可不要說今天我念三個根,念不下去了,我改成念佛;念了兩天佛又念不下去了,還是回頭念三個根;不行我再換個別的,念念《無量壽經》。老換題目,我告訴你,樣樣都不行,你沒煞下心來做鈍功夫,都是做表面文章。不深就是沒根,換的題目再多都不可能成就,換得愈多心愈散亂,這都是不老實,這都是自欺,這都叫偷心。投機取巧叫偷心,這種心跟道相距最遠。我這二十年聽經也是個積累,也不能說白聽,最近念佛念了六天才覺得明白了自己過錯在哪。師父講認識自己過錯叫開悟,悟後得起修,把錯誤修正過來這叫修行,現在才叫覺悟,覺悟一點點了,肯回頭了。現在回頭叫亡羊補牢,還沒晚,還不算晚,四十歲幹上十年,五十歲還不晚。如果五十歲還紮根紮不牢,再來,再來十年,幹到七十歲出來都不晚,人家印光大師出來弘法不就是七十歲才出來?你著什麼急!真幹上三十年,我告訴你,你也成一代宗師了,沒什麼玄妙,就是老實,肯做鈍功夫。 

  問,下面一個問題。不能用髒手碰佛經是不是著相?我有時會很在乎這些事情,但是我以為對佛經的尊重是讀它看它,明了義理,而不是用外在的這些形式來尊重,對嗎?佛經不能碰灰塵、碰髒東西,讓我很苦惱,這天下哪有乾淨、哪有骯髒? 

  答:道理說得不錯,但是事上還是應該尊重佛經,這就叫老實人。確實是不垢不淨,談道理你能談得很玄妙,哪有骯髒、哪有乾淨?佛經放到廁所都無所謂。理上雖然講得通,我們不是那個境界,人家那是法身大士可以,不垢不淨,我們也學他,這就叫自欺,這叫不老實。所以怎麼樣?對佛經還得恭恭敬敬,要把它放在最乾淨的地方,表示你那種誠敬心。誠敬到極處了,才到不垢不淨的境界,不垢不淨是清淨心現前了,連乾淨的念頭都沒有,也無垢也無淨,這才叫做真正的清淨。 

  我們現在既有垢也有淨,所以那就得要捨垢取淨,不捨垢你怎麼能得清淨?捨垢得清淨了之後,你把清淨最後也自然捨了,那就不垢不淨。就像往生的道理也是一樣,本來按道理講娑婆跟極樂不二,可是我們沒有這個境界。我們娑婆真是娑婆,五濁惡世,那極樂真的就不一樣,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所以我們就得捨娑婆生極樂。如果你談玄說妙,那我也可以談一大通,眼前就是極樂,此方即淨土,淨土即此方,還用去極樂世界嗎?唯心淨土,本性彌陀,談道理是談得很玄妙,可是你能生淨土嗎?你這唯心淨土,你的心能現淨土嗎?人家阿彌陀佛能現淨土,你現不出來,你現的是穢土、現的是娑婆、現的是煩惱,那怎麼辦?那就得做個老實人,老老實實捨掉這個娑婆世界,身心世界一切放下,一切皆捨,厭離娑婆,欣求極樂。該厭離的厭離到極處,捨到極處,你才能到無可捨的地步;欣求極樂,該求的得求到極處,至心的求,才到無可求的地步。 

  蕅益大師在《要解》上講,一開始就談不取不捨,那叫自欺,說個好看話,自己沒受用。還不如那些老太太,沒文化、不懂經教,她就老實念佛,一門心思念下去,她成就了。所以以後「修行與生活座談會」很多問題咱們也進行一些篩選,為什麼?師父過去也有「學佛答問」,後來停了,我去問師父老人家,說您為什麼把「學佛答問」給停了?你這一停,問題都到我這了,我這問題是愈問愈多。師父老人家笑著說,問題不用回答了,愈答愈多。為什麼?問題都是妄心出來的。妄心就是出妄想,不去理會它,妄想就沒有了,所以現在都沒有問題問師父了。我們這問題愈來愈多,為什麼?我們隨著妄想走。人家提出問題來了,是一個妄想拋過來,我再回答一個問題,妄想又拋回去,這妄想像打皮球似的,互相打來打去,打到什麼時候才把妄想打掉? 

  過去師父老人家有一次講經,本來安排了答問時間,結果講到最後時間過了,那主持人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師父老人家跟大家講,其實你們的問題我都知道,概括起來就六個字,妄想分別執著。你看你要是沒有妄想分別執著你哪有問題?有問題不就都是妄想分別執著嗎?不都叫不老實嗎?所以師父老人家也說,我有一個總答案,可以全部遍答所有問題,也是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你老實念佛哪有問題?有問題不就是不老實念佛嗎?我這個不是挖苦大家,我過去就是這樣的人,這是知識分子的通病,有妄想,太多了。我以前就是老愛問問題,比你們問的問題都多,現在不問了,有什麼好問?方法都明白了,就看你肯不肯幹,問再多你不肯幹沒用,說食數寶,說的那個食品都好吃,你沒吃;數的寶,你數的不是自己家的寶物,數別人寶物,不是自己家。 

  所以我自己也是深刻反省,講得是太多了,沒給大家做好榜樣,做好榜樣不是用講的,要用做的,身教重於言教。我沒給大家做身教,現在開始要老實做了,少說多做真幹,說再多都是說別人的,自己沒有真實修行體會,說的佛經裡的意思、佛的境界、祖師大德的境界,自己呢?自己沒有通。所以古德提醒我們,不能做一個說客,不能只有口頭禪,禪是要從真實中做。夏蓮居老居士有一首詩很有味道,我看了之後不禁啞然失笑,說的就是自己,但是現在也願意回頭。這首詩是講什麼?「賣漿者」,賣豆漿的,詩是這麼寫的,「路傍關去雜貨店,門內擔來豆腐挑。雜貨般般別處販,豆漿滴滴自家熬」。這首詩講的特別有味道,我一想過去我就是賣雜貨的。跟人講佛法能講得天花亂墜,大家都挺愛聽,全不是自己真實見地,不是真實功夫,不是自己熬出來的、修出來的體會,講別人的,賣雜貨。現在把雜貨店關上,挑起豆腐挑來到自己家裡熬,熬豆漿,滴滴得熬出來,這是自已的。所以咱們這十年一起來熬豆漿,我從今以後不賣雜貨了,熬出一滴跟大家講一滴,熬不出來的不講。 

  問:下面再問一個。這幾個問題咱們都把它答完,這以後可能我們的「修行與生活座談會」也減少一點,希望大家多聽以前的就行了,很多問題其實都是重複,說老實話認真聽經什麼問題都沒有,老實真幹更沒有問題了。這個問題說,我以前修行過其他法門,用道家的方法修任督二脈,不過修了四個月,發現下丹田氣脹,容易遺精,中丹田又很痛,所以就不敢修了。現在我在想,一門深入的修念佛法門,請問會不會有不良反應? 

  答:不會的,念佛法門是最可靠,因為有佛力加持,而且念佛不是念你的身體。你想下丹田,那都是想身體,像氣功那樣,想自己的身體,身見沒破,那就確實容易出偏差,有老師指導或許還好一些,但是也不可能放下身見,你就是為了強身健體,就執著這個身體。念佛教你什麼?把整個身體放下,把你的世界所有東西都放下,放下身心世界,單提一句佛號,只想佛,老實念,沒有問題。凡是有問題就是因為不老實,譬如我跟大家講的,我這念佛當中念得很不錯的時候突然起歡喜心了,就想到自己現在是到什麼境界,還會出現什麼境界,這些都是不老實。夏蓮居老居士講,有一毫凡情聖解夾雜在念佛中,即非老實,即是自欺。凡情就是自己世俗的種種念頭放不下,名聞利養、恩怨是非、得失成敗等等這些不放下,這叫凡情。聖解是什麼?高妙的境界、悟處、瑞相這些都屬於這類,念佛見光了、佛來了、見蓮花了,高興、歡呼,到處跟人講、張揚,不老實。或者不張揚,自己想,這佛什麼時候來?我突然現在念著念著悟通了一個道理,趕緊把它寫下來。你看這些念頭就叫打閒岔,這種念法念不成片。 

  問,下面一個問題。關於斷晚餐,我覺得念佛後可以吃兩餐,但是又怕一直吃兩頓飯會對胃損傷,導致營養不良。所以不能完全的做到斷一餐,有時吃三餐,有時吃兩餐,不乾不脆。我想問定弘法師,關於斷晚餐的問題,我可以受持八關齋戒嗎? 

  答:我告訴你,你別去想,想吃就吃,餓了就吃,也不必去受什麼八關齋戒。八關齋戒能受固然好,不能受不要勉強,八關齋戒跟念佛比起來,念佛更重要。如果你要是身體受不了,那你與其在這上面用念頭,不如把它放下,該吃就吃,餓了就吃,我好好念我的佛號,這叫老實念佛,這比八關齋戒功德大多了,念一句佛號功德跟十方諸佛功德一樣,你想想八關齋戒沒得比。你不動念頭,可以受八關齋戒,會有幫助,它是助緣;要是動念頭思慮,我行不行、可不可以,那我勸你最好別受,你這些念頭就是毒、就是障礙。正是因為你有這些妄想,所以你得吃那麼多,因為你消耗,百分之九十五的能量全消耗在妄想上。那你有這麼多消耗就得吃,不吃還硬撐著,餓著肚子那就出毛病,所以歸根結柢就得修那個老實。 

  問:下面第四個問題。為什麼淨土宗有往生的說法,像禪宗沒有此說法。永嘉禪師云,「覺後空空無大千」,大千都沒了往生去哪?我並不是不相信有往生這回事,我相信有,但凡聖同居、方便有餘、實報莊嚴土是不是不究竟,唯有常寂光是不是入覺後空空無大千的境界了? 

  答:沒錯,常寂光就是覺後空空無大千,什麼都沒有了。但是你能證得嗎?證不得,我肯定你證不得。為什麼?你有這些妄念,你沒空,就沒有覺。覺的人一定是沒有妄想,覺的人一定是淨念相繼,我不管往生到哪一土,我就堅定不移往生去,這就是覺悟的人。他淨念相繼,連極樂現前,極樂世界現前了,他也不動一個念頭說我現在往生極樂了,都不需要動這個念頭。當然動這個念頭可以生凡聖同居土,實報莊嚴土沒分。不動念頭念著,極樂世界現前了也不動心,還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老實綿密的念下去,口裡念得清清楚楚,耳朵聽得清清楚楚,心裡計十念法計得清清楚楚,管它極樂世界現不現前,還是這樣老實念,這種人到實報莊嚴土。 

  實報莊嚴土也是個假名,哪裡是真的?真的只有淨念相繼,見了阿彌陀佛也不想這是不是阿彌陀佛,不想,還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見如未見。為什麼?憶佛念佛,必定見佛。既然是必定見佛就不用思量,才起思量已蹉跎,你見的就不是真佛了,只是個化佛,真佛見不到。什麼是真佛?淨念相繼是真佛。那個淨念純淨到什麼地步?見了佛都不動念這叫淨念。你還說見了佛了,這個念頭一動,我告訴你沒見佛,見的只是化佛,沒有見佛真身。《金剛經》上講,「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是最高標準。但是淨宗它方便,你的心沒有那麼純,沒關係,見了佛,我還是想著那是佛,那也叫憶佛念佛,也行。但是你不要去猜想,我這樣見佛,這個佛是真的是假的?這叫狐疑,狐疑就麻煩了,佛就隱去了,極樂世界就生不了。 

  所以最重要就是老實念,你問這個問題就是不老實。一句佛號一直念下去,我告訴你,那就是常寂光,那你往生就是生實報莊嚴土。凡聖同居土也是實報莊嚴土,四土是在一起,四而一,一而四,不能分的。一分你就落入分別,落入分別就不是淨念相繼,不是淨念相繼你就生不了極樂世界。所以夏蓮老奉勸我們,「但只老實念,不必問如何,莫管同與異,休論自與他」。同和異,就同生性、異生性,實報莊嚴土是法身大士,同生性;異生性,凡聖同居土、方便有餘土。不用問這麼多,凡聖同居、實報莊嚴都在一起。但只老實念,不用分自與他,那是阿彌陀佛還是我,我自己在哪,我怎麼往生,不用,自和他合在一起了。我念佛的心就是佛,念的又是佛,能念的是佛,所念的也是佛,能和所是一不是二。不要分自和他,一直念一直念,念到最後你就成佛了。成佛也別想你成佛,一想成佛又變凡夫,又不老實了。 

  問:下面一個問題。二力法門用一力行嗎?(答:這又是不老實的問題了。)或者說無所謂二力法門與一力法門,因為清淨心與佛力加持是一不是二,佛力加持非有非無,對嗎?所以說佛力加持並不根本,對嗎? 

  答:說對也對,你有一個佛力加持,那不就變二了嗎,就不是不二了嗎?因為有自有他。佛力加不加持?加持。加持,你也不用動念頭,想這是佛力加持,不需要,還是念佛。這個法門是二力法門,而且主要靠佛力,但是最重要就是你一心念。你念頭念阿彌陀佛的同時,還夾雜著有個「佛力加持」在裡頭,你就靠不上佛力,反而得不到佛力加持。所以這裡非一非二,不可想它是一還是二,一想這又變成二了,能所相對,對立了。 

  問:下面第六個問題。憶佛是什麼意思,是想佛嗎?那不是打妄想嗎?念佛時如果還想著佛,那是不是污染?念佛時心中應該只有一句阿彌陀佛名號,別的什麼也沒有,最後阿彌陀佛佛號也要念而無念,無念而念。 

  答:沒錯,道理是明白了,真幹。你幹一幹試試,你試試把這些妄想都放下,把問題都放下,念一下這句佛號。你拿出一天時間,把自己關起來,在家裡念這句佛號,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朵聽得清清楚楚,心計數計得清清楚楚,試試看,光講沒有用,念才能念出法喜,念出覺悟。那個憶佛就是想佛,怎麼想?就想佛號就行,念佛號,佛號字句分明就行了,除了字句分明以外,別的都不需要想。蕅益大師講,持名就好,不必觀想,不必觀像,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綿綿密密念下去,這就是淨土的精髓,極平常極容易,貴在老實念。什麼叫念而無念、無念而念,講得那麼玄幹嘛?就三個字,老實念,老實念不就是念而無念嗎?念的時候也不覺得自己在念,這不就是老實念嗎?你還覺得我現在在念佛,你這個念頭就不老實,念而有念。把這些玄妙的東西都撕破,就是一句一句往下念,一個小時一個小時接著念,一支香一支香這麼念,老實念,這才能無念而念,念而無念。 

  問:我有時會出現一些很怪的妄念,我想念佛念著念著念到一心了,靈魂走了人就死了。這也肯定是屬於怕死的表現,這種怪念頭也阻礙著我念佛精進,我該怎樣對治這種念頭? 

  答:就是老實念就行了,有這個念頭別管它,繼續照顧這句佛號,那就是對治。除了這個方法以外,沒有別的方法對治了,那些妄念是愈想愈多,你還照顧那個怪念頭幹嘛?扔掉,不要理它,由它念頭想,我就想這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句接一句就行了。 

  問:下面問,勇猛精進很容易執著,很容易生煩惱、急躁,著勇猛精進的相。應該怎樣勇猛精進才能速成佛道? 

  答:那就是老實念。為什麼會著勇猛精進的相?就是不老實,不肯做鈍功夫,急著要見佛,急著要往生,那都是不肯做鈍功夫的人,那都是自欺的人,那都叫偷心,明白了吧?真正把那些念頭都放下了,一句佛號平平妥妥的念,用平常心去念。別管他阿彌陀佛什麼時候來,就是這麼念下去,肯定來,想佛早來這都是夾雜,都是不老實。所以想精進已經不精進了,精就是純而不雜,就叫老實,這叫精進,老實就是精進,不老實就不是精進了。 

  問:下面問,達到什麼念都沒有的境界,它也會現相嗎?還會現佛淨土嗎?老法師曾說,相隨心轉,想佛菩薩,相貌會漸漸變成佛菩薩相。如果心中清淨空無一物,無一念,那會變成什麼樣的相? 

  答:你看你還問這個問題就叫有念了,你沒有無念,那叫不老實,那都叫偷心。境界沒來不去想,想就是偷心,怎麼辦?拉回來念佛。你的心安住在佛號上,那個境界該出現什麼境界,見而無見,見到像沒見到一樣。即使見到極樂世界了,也是見若不見,不去理會它。我寫那個偈子,就是「淨念相繼即成佛,才起思量已蹉跎」。你想我現在往生淨土了,這個念頭已經是凡夫了,凡情。聖解也是凡情,凡夫才起這個念頭,極樂世界的菩薩們全不起這些念頭,全都是念佛,都是淨念相繼。哪怕他現在身處極樂世界,他沒有在極樂世界的念頭;身處地獄,也沒有在地獄的念頭,全是淨念相繼。任由它生什麼相、生什麼境界,還是這句佛號,念得清清楚楚,聽得清清楚楚,計數計得清清楚楚,就行了,你就能成佛了。 

  問:下面。若有人他不管西方極樂世界存在不存在,也不管阿彌陀佛存在不存在,但此人就一心專念阿彌陀佛,時時處處一句佛號,不夾雜、不間斷,此人能成佛嗎? 

  答:他果然能夠一向專念,像你講的一句佛號老實念,他能成佛,他也能往生。這種人難找,就像鍋漏匠,諦閑法師教他,你就念佛就行,這句佛號念累了休息,休息好了再念,也不告訴他念了之後有什麼好處,他就真是老實念,念到最後他就往生了。念明白了,念到什麼?阿彌陀佛會現身告訴他,你要往生西方,會現出極樂世界給他看,他就明白了,不用諦閑法師跟他講了。但是現在這種人估計找不到了,這麼老實,上哪找?他真是沒有妄念。現在要跟他講要往生西方,要發願,發了願才肯老實念。不發願就老實念的人,這可是太不容易找了。所以要發菩提心,就是信願求生淨土,才能一向專念,我們要強調菩提心,這個是一向專念的原動力,否則那個專念是不可能的。 

  問:下面問。許多人沒有續佛慧命,沒有把佛法發揚光大,他們也能成佛嗎?他們和續佛慧命並把佛法發揚光大的人在成佛上有區別嗎? 

  答:續佛慧命這是發菩提心,真正菩薩發心。但是有一類人,就像鍋漏匠那樣,他也不知道什麼叫續佛慧命,也不知道什麼叫發菩提心,他就知道老實念,等於發了菩提心。因為菩提是覺悟,念佛他能念到覺悟,覺悟了菩提心就圓滿的發起來了,他自然就能續佛慧命。續佛慧命看緣分,能不能弘法,看看有沒有人聽他講,有沒有緣。沒有緣他就先往生,等緣成熟了他再來,有緣他就留下來。 

  問:再看下面的問題。我若念佛號較精進,吃飯時胃不舒服,不知為何會這樣?出聲念佛時,頭會感覺到脹脹的,沒有出聲念佛號很舒服。 

  答:那這樣就不出聲念也行,反正念到不要有妄想。你覺得不舒服,這已經在打妄想了,那就怎麼不打妄想就怎麼念,反正這句佛號你能念得住就行,能夠清清楚楚、分分明明就行。 

  問:下面一個問題。學生的同修想請問,他最近想找工作,他之前是做品牌專賣,他最近想賣皮草,但他已經受了五戒,請問這算不算是殺生和破戒? 

  答:算,皮草就是因為殺生來的,把動物的皮給剝下來的,這很殘忍。所以賣皮草就等於是間接殺生,你不賣他就不會殺,所以這個不可以做。 

  問:下面一個問題。為什麼努力修學時反而業障現前,甚至受到身邊冥界冤親債主的嚴重報復和干擾?每次參加大型超度法會之前,身體就感到很難受,聽經念佛時,眾靈甚至上身讓你昏沉睡覺,請問要如何才能突破這種魔境?懺悔溝通對有些怨恨心較重悟性較低的動物眾靈不太管用,念佛迴向總是超度走了一批,另一批又來。將來臨終往生要盡量減少冤親債主的干擾,現在修學要注意哪些事項、達到什麼境界? 

  答:我告訴你,最好的方法就是老實念佛超度這些冤親債主,這是最好的。婆羅門女念了一日一夜,把她母親和地獄裡的所有這些眾生都超度到天上去了。她就念一天一夜,那是老實念,沒有夾雜,沒有懷疑。你自己也可以,其實法會也可以不用參加,在家裡要肯念佛,這個功德比參加法會功德要大,不打閒岔,老實,功夫用得純,那冤親債主肯定都能超度。我們現在很多同修剛剛參加了我們試辦的一次網上冬至念佛佛七共修,自己在家裡對著網路一起念佛,身不在一起,心在一起,一起念佛,感覺到效果不錯。大家也寫了不少牌位,我就給大家化了。我剛好也是在寮房自己關著門念,我覺得這種方法很好,咱們以後就是這樣。可以一個月來一次,閉關念佛,超度冤親債主,重實質不重形式,就在自家裡自己這麼老實念下去,什麼冤親債主都能超度。 

  問:下面問,像您獨身一輩子修行,和向佛菩薩求一位兄妹般相處的無性清淨法侶,哪種方式更有利於修學?末學認為獨身修行干擾更少,再好的法伴侶因畢竟是凡夫都有煩惱習氣,難免會障礙自己修行,再說自己未必前生結了法緣。末學雖然知道修行人應該交給佛菩薩安排,種善因必得善果,但自己獨身修行,將來萬一老病現前,是否有同修照顧,還是有隱隱的擔憂,對求佛菩薩照顧的信心不足,請你指點。 

  答:你真正立這個大志向,像《無量壽經》裡講的「行作沙門,大修功德」,沙門不一定是剃頭出家,你在家也能作沙門,心出家。大修功德,功德是戒定慧,老實念佛這就是真正的大修功德,閉關閉個十年,紮根、念佛,那叫大修功德。佛菩薩一定加持你,你不必有這個擔心。有這個擔心,對佛菩薩就是懷疑,懷疑就障礙你的信心,障礙你的願力。把這些統統捨掉,一個念頭很單純的,我就做下去,你肯定得加持,不必再去想,一想反而就不清淨、就不老實、就叫偷心。今天時間到了,這些問題我們就回答到這裡。我想下一次,下個禮拜六,我們看看如果還是這些問題,如果能夠選一些精粹的,我們提出來做解答就好。以後我們改成跟大家一起研讀《感應篇彙編》,我來再安排一下時間,在網上給大家再做個通告,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奉行

忏悔

顶礼
6

感恩

感动
1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3-20 23:1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