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5220|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四十二集b

  下面說,「言之者既已諄諄,聽之者能無躍躍?吾知隨之轉移者多矣」。這是跟善人、跟惡人接觸的時候,譬如說一件事情,善事來了,善人必定是讚賞、鼓勵、隨喜,惡人必定是反對、批評、障礙。他們都是發自於內心,很懇切的,說話的人,言之者既已諄諄,諄諄是很懇切,為什麼懇切?因為他們真的就是從他們心裡頭所思所想表達出來的,價值觀不一樣。惡人他這個價值觀是不正確的,他自己不知道,所以他講出來也講出他一番道理,聽之者能無躍躍?聽話的人能夠不動心嗎?吾知,我看到,隨之轉移者多矣,動心的人還是太多了。所以不受惡人的影響那要多大的定力才行,否則你跟他們在一起,不知不覺你會動心,你會受他們所轉。所以應該遠避惡人,親近善人。

  下面說,「孟母教子,必欲三遷,惡其習也」。孟母三遷的故事是膾炙人口。孟子的母親善於教子,孟子很小的時候也很愛玩,他們家住在一個墓地旁邊,孟子天天看到有棺材抬過來在這裡下葬,在這裡埋,孟子也學著玩這些,每天表演的、玩的就是埋死人。孟母看到了,這樣不對勁,孩子學這些沒好處。所以就決定遷移,搬家,搬到一個市場附近,孟子又到市場去玩,每天就學著人做買賣、談價格賣肉。孟母看到了,這也不好,這不是自己希望孩子做的,不能讓他染上這種不好的習氣,因為經商容易陷到利字裡面,利字太重義就少了。孟子是非常講究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所以孟母一看這樣,還得搬家,就搬到了學宮附近,學宮是學校,孟子又跟著這些學校裡的師生在一起,學著什麼?學禮、學讀書。結果孟母一看,對了,孩子學這樣就對了,於是就在這裡安住下來。你看孟母很會教孩子,就怕孩子在不良的環境裡染上惡習,三遷其居,一片良苦用心。「聖賢尚爾,何況庸人」?孟子是聖賢人,聖賢人那是很有根性的人,我們說前生是大善根、大福德之人,尚且還會受到環境的影響,更何況庸人,庸庸碌碌的凡夫,能夠不受影響嗎?特別是我們在現前污染的社會,要能夠做到出污泥而不染,這不是普通人,這肯定是佛菩薩再來,凡夫豈能夠在這污泥當中不受污染?所以人總會受環境的影響,總會受這些人群的潛移默化。「豈惟人類,即異類亦然」,這裡說得更廣,不僅人類是會受環境污染、影響,連異類,動物也會。不僅是動物,說老實話,九法界一切眾生都會受到環境的污染,這個污染就是影響。所以不能夠不講究有一個良好的學習、修道的環境。

  這裡下面舉出一個例子說明,「昔華氏國有一白象,能滅怨敵,人若犯罪,彼國令象踏死」。這在華氏國有這麼一個故事,這個國家有一頭白象很厲害,能夠消滅怨敵,如果有人犯了罪要處死,國家的法令就是讓這頭大象把這個人踩死。「其後象廄為火所燒,移象近寺」,後來這個象住的棚子給火燒掉了,於是這個大象就被移到寺院附近在那裡養著,每天這大象就聽到裡頭的比丘在誦經,「象聞比丘誦《法句經》,至『為善生天,為惡入淵』之句,象忽悚立,若有覺悟」。一位比丘讀經讀到《法句經》裡面有一句經文,說「為善生天,為惡入淵」,行善之人一定會生天的,如果造惡一定會下惡道,甚至墮地獄,淵就是比喻三惡道,深淵。這頭大象在旁邊牠聽懂了,聽到這句忽然之間悚立,很恐懼,我們說毛骨悚然,好像有所覺悟。「後付罪人,但以鼻嗅舌舐,不忍踏殺」。所以在後來這個國家還把這些犯死刑的這些罪人牽到大象那裡讓這個大象去踏死,這大象卻沒有忍心要踩他們,只是用舌頭舐他們,或者用鼻子嗅他們,一副這種關懷他們、愛護他們的樣子。可見得你看牠在這個寺院旁邊潛移默化,增長了慈悲心。「王知其故,移象至屠肆之處,象見屠殺,惡心復熾。然則見聞所係,顧不重哉」?國王知道這個事情之後,他知道象現在不再踩死人了,怎麼辦?就把這頭象又牽到了屠宰場那邊,結果這頭象天天又見到這些屠殺的場面,很快這個惡的心念就起來了,熾燃,於是原來的那個善的念頭就蕩然無存。這個象我們知道牠也是通人性,萬物皆有靈性,皆有見聞覺知。這個故事我們也能夠相信,真的眾生皆有佛性,大象也是如此。如何把我們佛性恢復?這是需要修行,這需要有修行的增上緣。所以見聞所係,顧不重哉?我們所見所聞就會影響我們,這個能夠不重視嗎?

  下面一段說到,「見善人,不獨自己當親近,即教其子弟,亦當親近。豈惟教其子弟親近,凡係一切親戚知交,可以與之一談者,皆當教其親近」。見到善人,不僅自己要親近善人,還要教導自己的子弟兒女應當親近善人。不僅教自己的子弟親近善人,凡是有親戚朋友,你認識的,都應該盡這個義務,勸導別人。只要他能夠聽得進去我這一句話,我就這一句話要勸他親近善人,勸他讀聖賢書,這就對了。下面說,「見惡人,不獨自己當遠避,即教其子弟亦當遠避;又豈惟教其子弟遠避,凡係一切親戚知交,茍能進以忠言者,皆當教其遠避」。對待惡人我們自己要遠離,不僅自己遠離,還要教自己的子弟兒女晚輩遠離他們。不僅如此,凡是一切親戚朋友,茍能進以忠言者,就是你能夠給他進諫忠言的,他們能聽得進勸諫的,你就該跟他說,應當讓他遠避惡人。如果聽不進去就沒法子了,那回不了頭。像商朝最後一個皇帝紂王,沉迷於酒色,橫行霸道,暴戾無性,結果很多臣子勸諫他,他都不聽,甚至要殺害這些臣子。就連一個王子比干,極力的勸諫紂王,比干是位仁者,聖賢人,紂王不但不能夠採納他的勸諫,竟然殘酷的把他殺了。他怎麼殺?他說聽聞聖賢人心都有七竅,我今天看看你的心是不是有七竅,於是就命人把他的心給挖了。這種人不能納諫,最後就是喪身辱國,他的國家也就給滅掉了,武王伐紂建立了周朝。

  所以《弟子規》上提醒我們,「聞譽恐,聞過欣,直諒士,漸相親」。如何我們才能夠納諫?要做到聽到讚譽生恐懼心,受寵若驚,聽到過失生歡喜,知道現在可以改過了。過失如果別人不提醒,我們自己可能很難發現,人家提醒了,我們生感恩心、生歡喜心,聞過則喜,這樣自然就有直諒士,正直的朋友來勸諫我們,這些人是善人,漸相親。所以親近善人自己要懂得也要自己有一個品德修養,能夠受教。古人講「福在受諫」,有福的人,福在哪裡?他能夠聽取人家的意見。下面說「何則」?就是為什麼要自己以及勸告自己的子弟、朋友親近善人,遠離惡人?「善惡兩途,不容並立。人若不近君子,必近小人。由善入惡甚易,改惡從善甚難」。所以為什麼要親近善人,遠避惡人,太重要了,善惡兩邊不可以並立的,習氣不是善就是惡,不可能說並立的。所以如果我們不親近君子、善人,自自然然就會親近小人,不進則退。由善入惡很容易,古人有句話說得好,「從善如登,從惡如崩」。行善就好像人徒手登懸崖峭壁,登山一樣,非常艱難,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從惡如崩,做惡事?一失足,嘩啦就掉下來,崩塌下來很容易。由善轉到惡那是很容易的,可是反過來,改惡從善這就很難了。為什麼?因為這社會污染嚴重,環境總是善少惡多,所以佛稱這個世間叫五濁惡世。

  下面說,「每見里巷小民,群居終日,言不及義。有以酗酒撒潑,而致破家身亡者;有以好勇鬥狠,而致破家亡身者;更有溺於賭博,耽於聲色,而致破家亡身者。此種招災釀禍,舉目皆是」。這裡解釋為什麼由善入惡容易,改惡從善很難,這就是環境不好。你看看里巷小民,這是一般的老百姓,普通的凡夫俗子,群居終日,言不及義,你聽聽他們所說的話,一天到晚聊天聊什麼?沒有什麼道義的話,都是那些無聊的話。這個我們不要說別人,觀察一下自己是不是這個樣子,一天二十四小時說的話,有幾句是真正道德仁義的話、是正法?學佛者、學聖教者尚且如此,那不學佛、不學聖教的更是言不及義了。所以你看他們的行為,有的酗酒、撒潑,喝醉了酒之後就很容易胡來,最後會導致破家亡身,家破人亡。有的是好勇鬥狠,喝酒的人是愚痴,這種人是瞋恚,很喜歡跟人打鬥,修羅心態,動不動就跟人吵架鬥毆,甚至動刀子,最後也會導致家破人亡。第三種是屬於貪,溺於賭博,貪於聲色,賭博起源於貪,一染上賭博這就麻煩了,最後必定是家破人亡,還加上沉迷於聲色犬馬的享受,五欲六塵享受,浸泡在這種財色名利當中,這個結果也是家破人亡。所以這三種叫貪瞋痴,這些貪瞋痴招來的必定是災禍,招災釀禍。真的我們看到世間舉目皆是,不都是這樣嗎?所以世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災難?我們的的確確明瞭了,眾生造作貪瞋痴的業。

  下面說,「原其弊,始於二三知己,一時高興,轉相效學而然。初不料其禍之遂至於此也」。原其弊就是追究當初的原因,為什麼會一步步的陷下去,最開始的時候可能是跟二三個所謂的知己,這知己就是狐朋狗友,不是正經人,跟他們一時高興聊上了,打得火熱了,互相就效法,互相學習,學的都是不正經的東西,沒有料到禍患跟著就會到來。「假令以親近匪類之心親近善類,以結交匪類之財結交善類,則其進德修業,轉禍為福,正未有艾」。這是假使以親近這些不善的人的心態去結交善人,親近善知識,用結交這些匪類的資財來供養善人,結交這些有德君子,那麼進德修業、轉禍為福就不會終止,艾就是終止,方興未艾,這個是一往向前,不會終止,這樣子人必定能夠成為聖賢。「夫何計不出此?乃以父母妻子甚愛之身家,不思慎於保守,徒供匪類之喪敗,良可痛惜!則與其悔之於後,不若慎之於始矣」。何計不出此,這是講到,為什麼不要去做那種進德修業、轉禍為福的君子?父母、妻子都很愛惜我們的身家,為什麼我們自己不愛護它,不謹慎的保守它,反而去成為那些不正當的人,那些匪類的幫凶,給他們把我們的身家都敗壞掉,真叫痛惜,太可惜了!對父母這是大不孝,對家人這是大不義。這個與其來說悔之於後,與其當時糊塗犯了後來後悔,倒不如慎始,一開始的時候就要謹慎提防,親近善人,遠離惡人。

  下面安士先生舉出三則故事,第一個是出自於本傳,叫做「執贄十往」。贄就是古代人拜見尊長拿的禮物,這是拿著禮物去拜訪十次,這個故事。這是宋朝有一位文人叫做馬伸,字時中,他從小就相當有德行和學問,小小的年紀弱冠登第,不到二十歲就考上進士。在崇寧年間,這是宋朝宋徽宗的時代,當時因為宋徽宗那個時代有一些反對新政的舊黨他們執政,就反對所謂元祐學術。元祐學術是在徽宗之前,哲宗當皇帝的時候推行的新政這種學術。這個學術是好的,但是在徽宗時代就遭到了禁止。這是跟宋明理學有相連的,當時這些理學的老師,所謂程氏門中,這程氏是指二程,程顥和程頤,都是宋代著名的理學家,學習這些理學的儒生都遭到了禁止,很多博學的老師因為害怕都解散了。當時這位馬伸非常好學,於是就到了西京,就是洛陽,他去那邊當法官,做官,結果不顧危險前往一位老儒那裡依附請教。這位老儒老先生害怕拖累他,這位年輕人風華正茂,你看不到二十歲就考上進士,現在又當了官,跟我學習可能會受到拖累,於是就拒絕跟他來往。可是馬伸知道老師的意思,就備好了禮物,前後登門拜訪了十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恭敬,對老師說,只要能夠聽到大道,即使死了也沒有遺憾。真的是孔子所說的,「朝聞道,夕死可矣」。結果他就在這老師門下學習了三年,常常去老師那裡學習,風雨無阻。有的同事也說他的閒話,但是馬伸堅決不退縮,因此在他的道德修養上面得到很大的進步。結果因為當時很多人議論紛紛,很多朋友都擔心馬伸會不會闖出大禍,因為當時朝廷執政黨,這個黨派它是反對這些學說的。但是馬伸一如既往,沒有受到影響。等後來人們聽到他這麼做也都很受鼓舞,於是就都效法他立志不斷的學習,在道德修養上前進。你看他用自己的身教來帶動起社會的學風,親近善人,即使有困難也不肯放過。

  第二個是「遇惡不校」,這是遇惡人遠避之,這個故事。這是在清朝康熙年間在太倉縣有一位學者叫王憲尹,結果他後來考上了,金榜題名,回家,到了晚上還在趕路,結果到了很晚回到了家門口,忽然遇到有一個醉漢攔著他,在那發酒癲,抓住他問「你是什麼人?」王憲尹就很嚴肅的說,我是某某人,是現在新科考取的學者。這個醉漢聽到之後還來火,他說我正要殺這個新科王某人,說完就拿起刀子瘋狂的向他撲過來,幸虧旁邊有一些鄰居飛奔過來救他,才得以逃脫。這個王先生回到家裡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點慌亂都沒有,也沒告訴家人。結果這個醉漢第二天酒醒了,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就非常的恐懼,他就怕王先生會告官府,於是跟這些鄰人登門來請罪。結果先生閉起大門不予接見,好像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這些人最後也只好退出。這就是遇到惡人馬上遠避。安士先生他在註解當中說到,「有德者必能有容,以其涵養之粹也」。什麼叫有德的人?他能夠涵容,心量很大能包容,這就是涵養,而且是涵養之粹,粹是精華。所以看一個人有沒有涵養主要看他有沒有容量、度量。「有福者始能有忍,以其度量之宏也」。所謂量大福大,能忍的人就有福,不能忍的人度量窄小,怎麼能夠容得下福?「夫以少年得意之人,猝遇暴逆於暮夜欲歸之際,不惟不與之校,並不露於家庭之內,是非特見惡人而遠避,且並忘遠避之見矣」。這是安士先生讚歎這位王先生,於少年得意的時候,年紀很輕考上了新科功名,結果晚上遇到醉漢,不僅不跟他計較,連家裡的人都沒有告知,心上根本沒把這個當成一回事。你看這種涵養、這種度量,所以有大福大德。因此這裡講,非特見惡人而遠避,他所做的不僅僅是見到惡人而遠避之,這個他做到了,可是他還不止這個,且並忘遠避之見,連遠避的念頭也都忘掉了。換句話說,他已經近似的做到離人相、離我相,惡人善惡的相都離了,那真的叫遠避。不僅在事相上遠避,心上都已經遠避,這個境界就比普通人要高得多。

  下面這個故事是「黨惡殺身」,這是在安士先生老家崑山人所周知的。他們那裡有一個人叫馬繼,因為他自己有一點拳腳功夫,所以就結拜兄弟組成了一些團夥,就是所謂的黑社會團夥,天天喝酒鬧事。結果附近有一個商人,家裡也很富裕,可是這兩個兒子沒有好好的教管,交友不慎,就誤入了這個團夥。結果有一天這個團夥的頭馬繼,見到有一個客人收了很多錢,於是起了歹心,準備搶劫他。所以就邀集了一夥惡勢力的這些惡人,結果商人的這兩個兒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明不白的也跟著去了。結果他們這夥人乘著船追上了那個客船,船上的幾個人就把船勾住要搶劫錢財,這個客人就上岸大喊捉賊,結果岸上很多人都來幫手,四面八方的都跑來,正好又遇到官船,這個官船又是捕盜船,專門是捉盜賊的,正好遇到這個事情,於是趕緊來捕捉,就把這夥人一網打盡,全部捉拿。馬繼這些人先後都死在獄中,另外這團夥裡面的人,所有的人都被殺頭,就連這商人的兩個兒子,本來是不明不白,也不知道自己要去搶劫,但是統統被株連,一塊都殺頭了。所以親近惡人要知道最後的結果真的是凶。所以即使是不知道這些惡人在做什麼,一看他們德行有虧缺,所行的無義,最好就遠避,以免災殃近在眉睫。

  人要真懂得親近善人這個人是最有福的人,哪怕他自己資質很差、根性很劣,但是只要遇到名師善友,可以說都會有所成就。我自己真是深得這方面的好處,我就是一個根性很差的、資質很差的人。我在小的時候,我媽媽教我非常耐心,但是我很笨,學習又很慢,結果我姥姥在旁邊看到了,都搖頭嘆氣說這孩子太笨,怎麼教都教不會。但是我很幸運,有福,我媽媽是一位很善於教化的人,從小到大帶引我,在世法上也走得比較成功,沒有走什麼彎路三十二歲就在澳洲昆士蘭大學獲得終身教授的提拔。因為我母親帶著我學佛,有幸親近了我們最敬愛的師父上人,所以我到後來也辭職,追隨師父上人。我回想跟師父上人的認識、學習這一段歷程,真的是覺得提升得很多,受益匪淺。

  我們第一次跟師父上人相遇是早在一九九二年,當時我還在廣州念中山大學,師父上人當時是應廣州光孝寺方丈本煥老和尚的邀請,到光孝寺去講《阿彌陀經》研習報告。我母親去聽了,我當時因為在學校讀書,沒去聽,但也算是見了一面,跟我們師父上人。之後我們就開始找老法師的這些講經錄音帶來聽,愈聽愈歡喜。後來一九九五年我去美國大學留學,攻讀碩士和博士,就常常到學校附近有一個達拉斯淨宗學會去那裡念佛,而且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又能夠親自拜見到我們師父上人,當時我們師父在那裡主持一個佛七,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份。我在去見師父之前一直在聽一部經,叫《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聽了以後非常感動,也懺悔自己過去不孝的罪業,於是發起了九條孝願,在電話當中跟我母親匯報。母親當時也很感動流下眼淚,然後她告訴我說,說你這樣,你到達拉斯淨宗學會去拜見老法師,也把你的九條孝願向他老人家匯報,請他老人家給你監督,因為你是聽他的法而覺悟的。所以我就在那邊參加佛七,每天晚上我們師父上人給我們做佛七開示,當時我在一個機會,師父講完經都在客廳裡小坐一會兒,我就向老法師獻上我自己的九條孝願,簡要的介紹了自己,而且把這九條孝願緩緩的朗讀出來。師父聽了之後,表情也十分莊重,我記得就在客廳裡,我就坐在他身邊,他坐在正位上,對我說,說很難得。我就向師父請教,弟子應該如何護持好自己的孝願?老法師靜默了一會兒,我的心也定下來了,他就回答說,要認真學佛。我突然就明白了,要圓滿孝道必須要認真學佛,成佛了才能叫圓滿。

  當時我又向師父請教,我說我現在應該怎麼修學?我在讀博士,怎麼樣子把佛也學好?師父給了我兩條意見,第一,把書讀好,第二,讀《無量壽經》。我就依教奉行把這個書好好的念,結果讀書確實成績也比較優秀,每次考試都是全班第一名,四年就把普通人七年要完成的碩士、博士的課程都完成,每天也念《無量壽經》。當時我聽說師父上人要開講《華嚴經》,師父上人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號正式開始講《大方廣佛華嚴經》,講到現在已經十年有多,超過四千個小時,當時正預備要講。而且我聽說老人家要開華嚴班,我當時就很振奮、很歡喜,很希望也參加華嚴班,想學《華嚴經》。雖然沒有讀過《華嚴經》,但總聽說過《華嚴經》是經中之王,根本法門,就是說不出有一種特別的興奮。老人家也看出來了,他於是就賜給我一套《華嚴經》。當時我非常高興,也覺得非常的感動,我是一介小人、書生,真的叫乳臭未乾,當年我才二十四歲,但是老法師對我依然是這麼樣的愛護,這種慈悲讓我非常的感動。所以我當時鄭重的請這部《華嚴經》,我從我的寮房,住在寮房裡,三步一拜,一直拜到佛堂,這中間還有一段路程,大概有二、三里路,我就三步一拜,拜到那裡,莊重的在師父那裡接受了《華嚴經》,精裝本五冊,我現在一直都保存著。我當時就向師父請教,我能不能跟師父您學《華嚴》?師父當時說了一句話,說世法、出世法總講究一個緣分。這話我聽了是似懂非懂,師父是答應我還是拒絕我?他也沒說好還是不好,就說講究個緣分。大概真的這個緣分當時還沒成熟。後來我就繼續的完成學業,博士畢業之後走上大學教書,接我母親來奉養,我們母子繼續學佛,在美國教書三年,又到澳洲教書教了四年,在不斷的提升自己的道德品格,還有深入學習經教,這一晃也就十年有多了。

  我們從美國到澳洲也是師父上人的帶引,當時我跟我母親去新加坡拜訪他老人家,他那時還在新加坡講經,是二千年的時候。老人家就勸我,說你在美國不要待下去了,來澳洲,澳洲我們建立了淨宗學院,你可以跟我們大家一起共修,這會有很大幫助的。善人則親近之,於是師父一句話,我們就下了決心。當時正好遇到一個因緣,澳洲昆士蘭大學正在招收金融的老師,我就報了名,結果他們很快的就錄取了我,也不用請我來見面,看到我的簡歷就很歡喜,這有緣,而且一下把我和我母親的移民的簽證都給辦妥了。師父當時叫我們到澳洲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已經接受了澳洲昆士蘭大學和格里菲斯大學的邀請,做為榮譽教授,參加國際的和平會議,推廣我們中華傳統的文化和教育,另外團結宗教,他讓我過來可以做一下他的英文翻譯。當時我還非常的誠惶誠恐,我說師父,很感謝您的信任,但是我的英文水平很不夠,教教金融課程還可以,但是給您做翻譯,講儒釋道,這恐怕不夠資格。師父當時說了一句話,說不要緊,我們共同努力。你看師父上人這樣德高望重,對我這麼親切、這麼俯就,當時我感動得差點眼淚流下來。於是當時就下定決心來,雖然美國政府給我傑出教授與研究人才的綠卡留我在美國,但是我們也毅然辭掉。

  到了澳洲,跟師父上人這四年來都在奔走於世界各國,真的是有這個緣分,很殊勝的緣分,跟師父去從事團結宗教,協助師父在國際和平會議上呼籲恢復倫理道德教育,會見了很多國家領導人。我們真的是看到師父那種智慧的和平理念,「和諧世界,從心做起」、「建國君民,教學為先」、「修身為本」、「化解衝突必須要從化解內心裡的對立、衝突、矛盾做起」。這一些智慧的理念,真的讓不少的這些世界和平人士有所覺悟。我們也看到老人家那種誠敬謙和的品德,純淨純善的心地,慈悲喜捨的胸懷,以及仁慈博愛的精神,他給我們表演的就是活生生的一部《大方廣佛華嚴經》。所以茂森很幸運,不僅能夠親聽師父講解《華嚴》,還能夠親眼看到師父表演《華嚴》,真叫做如入芝蘭之室、如沐甘露春風。

  師父對我們很慈悲,我和母親搬到澳洲的時候,有一次他還來我家做客,給我送了一副墨寶,上面寫上「茂森仁人,得至清淨處」。這句話是《無量壽經》上講的,所謂「聞法樂受行,得至清淨處」。那我們就體悟這句話,意味深長!你看從美國到澳洲,算是清淨處了,師父講澳洲算是世界的一塊淨土;到了師父身邊來學習,得至清淨處;跟師父學法,自己有所成就,得清淨心了,「心淨則佛土淨」,這是得清淨處;最後我們這一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叫得至清淨處,這是真正究竟圓滿的清淨處。所以跟著師父四年,後來師父老人家勸我,說人生很短暫,要麼就做最有意義的事情,是什麼?聖賢教育。所以當時我徵得父母的同意,母親特別支持我,就辭掉了昆士蘭大學終身教授的職務跟隨我們師父來學法。從二00七年一月開始,到現在兩年了,天天就是學習儒釋道的倫理、道德、因果的這些教材,每天習講。這兩年來,到今天也講了六百五十多個小時。在這條路上確實愈走愈歡喜,人生的目標、方向愈來愈明確,志向愈來愈穩固,一生就是要像師父上人那樣,勤於講學,勇於改過。師父說成聖成賢不過如此,真正自利利他,通過學習經教自利,通過講學,在哪講?對攝影機向網上的看不見的聽眾講,既可獨善其身,亦能兼善天下。我現在開始講經正好是師父當時開始講經的年齡,師父送給我一張相片,他三十三歲第一次出來講經那個相片。我跟師父說,五十年之後我要像您老人家這樣就不錯了。師父還點頭說要青出於藍。師父的鼓勵讓茂森振奮,發願這一生一定要「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古人講,聖賢人皆可為之,紹隆佛種,弘法利生,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發心去擔當。感恩我們師父上人這種教化、帶領,真正體會到「善人則親近之,助德行於身心」,親近明師、善知識太可貴,這一生我真的得救了。

  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有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1-18 16:1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