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弟子規》-父母呼 應勿緩 (全四集) 視頻、文字 2008/6/1 ...

2012-1-2 09:27| 发布者: 靜緣| 查看: 6420| 评论: 0

摘要: AAZ5《弟子規》—父母呼 應勿緩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全四集)  2008/6/18  中國安徽省實際禪寺  檔名:52-286 尊敬的悟淨老法師,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大德、 ...
第一集
 

《弟子規》—父母呼 應勿緩  鍾茂森博士主講  (第一集)  2008/6/18  中國安徽省實際禪寺  檔名:52-286-0001 

  尊敬的悟淨老法師,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大德,各位居士們、同學們,大家早上好!末學今天又回到念佛堂來跟大家一起座談,感到非常歡喜。這已經分別了前後有十多天,跟隨我們師父上人到廣州參加了一次國際儒學聯合會的會議,這個會議當中所探討的主題就是如何普及儒學。我們師父上人應會長葉選平長老的邀請,在大會上做了一次主題發言,就是開幕的一個致辭。我們的師父在發言當中談起,我們現在要恢復中華傳統的家與家道,要普及儒學的教育就必須要恢復傳統的家道精神。

  古人的概念當中的家是一個大家族,一般一個家族裡面至少是三代同堂,也有四代、五代,甚至更多代的同堂。所以這個家族很大,少者有七、八十人,多者幾百人,歷史上有記載的最大的家族是明朝鄭濂,他家裡有七代同堂,鄭濂的家族有一千多口人。這麼大的一個家族如何能夠在一起和睦共處,這就需要有家庭教育。家庭教育就是教的家道,一個家裡面的家風、家學、家規,傳承一個家族的家業,這是做為一個家有這四大要素。我們師父談到,要真正復興傳統文化,有利於和諧世界,必須要恢復傳統的家道精神。但是現在要恢復幾代同堂的大家族很困難,大家概念中的家一般是小兩口帶個孩子,這就是家。要恢復真正的大家族,就不能夠走血緣關係的這種路。過去的家是建立在血緣關係的基礎上,而現在我們師父提到,家要建立在道義的基礎上。所以一個團體在道義上相結合,這就成為一個家。譬如說一個企業,企業的老闆就好像家長,企業的員工就好像家裡的成員。如何在企業當中把企業的文化、把企業的家規來教育員工,讓大家能夠共同的學習、共同的遵守,才能夠和諧的相處,家和萬事興,真正員工們、家庭成員們都能夠和睦相處,這才能夠成就家業。

  我們的道場也是一個家族,雖然我們不是以血緣關係相結合,但是卻是以道義相結合,大家有共同的志向、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來。我們的志向是什麼?自度度他,自已要成就,這一生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同時有機會要廣度有緣人。所以我們這個家,什麼是我們的家業?這個家業是如來家業,真正是紹隆佛種、弘法利生,這就需要每個人來共同努力做到。所以每個人在這個家族當中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是幫助道場復興佛法。那我們的家風,在古代家裡的家風是孔孟之道,真正的學問;現在師父上人要求我們,儒釋道三家根要紮好。然後在佛法上我們選擇一門深入,這是我們的家學。我們的家規是師父規定的四個根,《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經》、《沙彌律儀》,這是我們每一個佛弟子都應該遵從,都應該落實、做到。要真正使這個如來家和睦,我們每個人需要遵守這個規矩,第一個就是《弟子規》。所以我從這個會上聽到我們師父上人的發言,也聽到大家的發言,大家的發言也都提到了《弟子規》的重要性,也提到了師父上人在廬江湯池建立的中華傳統文化教育中心的成功經驗,會上對於師父上人的理念和湯池中心試點的成功經驗,反應都非常熱烈。所以回來之後就想到,如何能夠在實際禪寺這個家恢復我們的家道,使我們的家學得以弘揚起來,使我們的家規能夠人人遵從。

  我是前天回到此地,回來以後就想到要跟大家探討,要從哪裡做起?從《弟子規》來開始學習,重新回過頭來認認真真真的學習《弟子規》。今天末學跟大家報告的是《弟子規》的第一條「入則孝」裡面的第一句話,「父母呼,應勿緩」。這一句話可以短說,可以長說,如果是短說很簡單,父母叫我們,我們必須要應、要回答,不能夠遲緩,就是簡簡單單的這一句話。但是深說,意思是深廣無盡,我們這幾天都可以圍繞這六個字來講述。今天末學講完以後,明天我們請開正法師來給我們也報告《弟子規》的學習心得。現在我們真的要重視《弟子規》,不要把它看作一個兒童的蒙學教材,就這麼簡單,好像真正的大修行人不用學習,這樣想法是錯的。師父上人跟我們反覆強調,如果《弟子規》上不重視,不能夠認真的落實,我們修學佛法也只是空中樓閣,不能夠真正成就。《弟子規》都沒做到,再上面的戒律,這些佛理,我們沒辦法做到,所以學一年空過一年,學十年也空過十年。所以我們有這個因緣,在此地一邊參加百七的三時繫念法會,一邊同時紮根。

  今天我們就從《弟子規》第一篇「入則孝」第一句學起,父母呼、應勿緩。實際上它講的就是孝道,孝必須要有敬,我們說孝敬孝敬,如果是不敬父母,不能稱為孝,所以父母呼就是教我們敬。孔老夫子在《孝經》當中開宗明義告訴我們,「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道,它是一切道德的根本,一切聖賢教育都從這裡出生。這個德,儒家講的八德,所謂「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還有一種說法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兩個八德的說法都有,去掉重複的部分,合起來總共有十二個德,就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十二個德,根本在哪?就是孝。所以聖人教學都從孝道入手,教之所由生也,這個教就是一切聖賢的教誨,不僅是儒家、道家、佛家,乃至其他宗教亦復如是,都是從培養我們的孝心入手。

  為什麼要從孝入手?因為這個孝,你看中國的文字,它是一個智慧的符號,它給我們顯示的是什麼意思?是一體的意思。上面是個老字頭,下面是個子字,老一代和子一代合而為一,這就是孝。所以孝代表的是一體,這個一體,不僅是我們跟父母一體,我們當然是跟父母一體,而且說到是我們跟眾生一體。你看那個孝字,我們把它展開來說,老一代還有老一代,父母上面有父母,一直追溯上面,過去無始;子一代下面又有子一代,兒女下面又有兒女,一直延伸下去,未來無終,無始無終是一個整體,這是孝字代表的含義。所以如果是我們講父母跟兒女有代溝,兒女背棄父母,跟父母沒有什麼知心話可說,一體就破壞了。一體被破壞,孝字就沒有了,那就不孝。我跟我的父母就沒有代溝,從小到大最令人愉快的事情莫過於在飯後跟著自己的父親或者跟著自己的母親迎著晚風散步,一邊散步一邊聊天,父母就把他的這些人生的閱歷,他的這些學問經驗,就這樣慢慢的傳授給我。所以我從小跟父母沒有隔閡,尤其是跟我母親,因為我父母後來離異,我跟我母親相依為命,跟我母親在一起真的是無話不談,沒有不能夠告知父母的事情。這是什麼?我們的心裡要跟父母合為一體,身體不一定老在一起,但心要在一起。

  你看看《孝經》,是孔老夫子對曾子說的。曾子(曾參)他是一個大孝子,《二十四孝》裡面有對他的記載。他有一天上山去砍柴,他母親一個人在家,結果家裡來了客人,母親一看客人來了,不知道怎麼招待,慌了神,就想到如何趕快把孩子喚回來。就想了一個方法,咬自己的手指。這樣一咬下去,十指連心,痛。誰的心痛?在山上的曾子的心痛了,他就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趕緊從山上跑回來,回到家裡一看,原來是家裡來了客人。母親跟他說,我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把你叫喚回來,我想咬我自己的手指,希望你能得到感應。你看曾子真的感應了。為什麼曾子能夠感應?離得這麼遠,他在山上,母親在家裡,她的訊息就可以連通,古代沒有用手機,可是它比手機更強。現在打電話,你看父母打電話給兒女,打手機,打了多少次,父母呼就是不應。人家曾子的母親咬咬手指,曾子就應,就回來了,應勿緩。為什麼有這種感通?因為曾子的心念念想到父母,跟父母真的是一體,身體雖然沒有在一起,可是心連著心,所以有這種感應道交,這真是叫純孝。如果能夠把這種純孝的心保持一生不改變,這種人就是聖賢。他不僅對父母是這顆純孝之心,對待所有的師長、長輩、老人也是用這個心,對待所有的同輩還是以這個心,甚至對待晚輩也是這個心,乃至對待一切眾生都是以一顆純孝之心。這個孝心擴展到無限大,「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純以一顆孝心對待宇宙萬物,這個人就是聖人。誰做到了?佛菩薩做到了。

  所以父母呼、應勿緩這一句,你不要小看它,以為它是孩子才學的、才做的,不是,真正做到圓滿就成佛了。因為這個父母,誰是父母?一切眾生都是父母,眾生有呼喚的時候,佛菩薩就來應了,所以眾生有感,佛菩薩就有應。誰做到了?觀世音菩薩做到了,真是千處祈求千處應,眾生「若有急難恐怖,但自歸命觀世音菩薩,無不得解脫者」,這就是父母呼、應勿緩。所以佛法裡,特別是《華嚴經》講的「一即一切」,講究淺深相即,別看父母呼、應勿緩這麼淺顯的一個句子,你要把它做到圓滿了,也就跟佛無二。所以聖賢之道在哪裡?就在父母呼、應勿緩。我們懂得這個道理,學習這句話就不能掉以輕心,要高度重視,為什麼?這一句話就涵蓋了整個佛法,整個《華嚴經》可以說講的都是這一句,整個三藏十二部也講的是這一句。乃至世出世間法,一切聖賢之道,講的還是父母呼、應勿緩。你成就聖賢之道,也就是把父母呼、應勿緩做到圓滿了。所以這一句,我們今天開始認認真真的來學習。

  我們談到這一句,剛才講到「孝」,後面要有「敬」,如果不敬父母,那就不能稱為孝。敬從哪裡學起?就要從父母呼、應勿緩開始,從小就教導,養成一個好的習慣,這個敬意就培養起來了。譬如說,當父母教我們辦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即使再小,我們也要認認真真的把它做好,不敢怠慢、不敢馬虎,這就是敬。把這敬心養成習慣了,日後凡是父母要求我們做的,我們都統統努力做到。《孝經》當中告訴我們,「居則致其敬」。居就是居住在家裡,跟父母在一起要致其敬,這個致是什麼?盡到了力量,盡心盡力來恭敬父母。

  孔老夫子在《論語》當中說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現在談到孝道的人,今之孝者,今天的人以為孝敬父母就是能養,養就是養父母,養父母的身體,提供很好的物質生活,這些方面滿足父母的需求,這種真的叫做孝?孔老夫子談到的這個現象好像正是今天我們大眾的現象。前年我看到「廣州日報」上有一個訊息,在母親節前,有些記者採訪一些母親和她們的兒女,記者先問這些兒女,現在母親節快到了,你們想在母親節當中怎麼樣孝敬孝敬你的母親?結果這些兒女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回答,說我要掙大錢,我要給我母親買一輛小汽車,我要給我母親買一棟別墅。有錢的就買別墅。這些記者又去問這些母親說,母親節快到了,妳們希望妳們的兒女怎麼樣孝敬妳?結果這些母親的回答跟那些兒女想的完全不一樣,沒有一個母親想要名車、想要別墅的,反而很多母親都這麼說,我只希望我那個兒子別那麼忙,老是在外面談生意不回家,這個週末母親節,我很希望他能陪我吃一頓午飯。你看看,父母的呼聲兒女有沒有真實的聽懂?首先他了不了解父母的呼聲?如果對父母的呼聲、父母的需要他都不了解,那他怎麼應?很多人都以為物質上給父母很豐富的,就是一個很孝順的兒女了。不然,真正的孝裡面有敬,有讓父母的心生歡喜。

  我們講孝裡面三個層次,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養父母之志,身、心、志,我們都要能夠滿足父母的需要,這才能夠叫盡孝。所以夫子講的今之孝者,是謂能養,這是什麼?好像養父母的身體這就是盡孝。錯了,為什麼?至於犬馬,皆能有養,犬馬就是那些狗、馬,那些家畜皆能有養。這裡面,古來的意思講到的有兩個方面,一種是說犬馬也能養牠的主人,給牠的主人幹活,主人餵牠飼料,牠就給主人幹活。牠跟主人之間只有主僕的關係,沒有那種親情,更不懂孝敬,所以犬馬養主人那是只能有養,而沒有敬。那我們兒女要是養父母,也像犬馬養主人那樣應付了事,這就沒有敬心在裡面,這是一層含義。另外一層含義就更好,至於犬馬,皆能有養,那個養字念成樣字,什麼意思?養狗、養馬也是養,如果說養狗養馬和養父母到底有什麼區別,這個區別在哪裡?在於敬。你養狗養馬,你沒有對牠生敬意,可是養父母要有敬意。不敬,何以別乎?別是區別,如果是沒有一個尊敬的心,那養父母和養狗養馬又有什麼區別?所以敬是最重要的。

  敬從哪裡培養?從父母呼、應勿緩開始。把這個敬愛的心培養起來以後,古人講主敬存誠,心裡存著這種誠敬的心,這個誠敬的心是真的,它沒有虛偽。什麼叫虛偽?如果對父母是尊敬,對於別人或者對其他人就沒那麼尊敬,這就不那麼真了,因為他心裡有情執。更有甚者,現在人對父母不恭敬,還對別人很恭敬,你看看有的人對他的領導,一見到領導真的是點頭哈腰、諂媚討好,一副的那種奴才嘴臉?回到家裡,你看看他對父母又是什麼樣的嘴臉,如果他對父母的敬意不如對別人的敬意,這種人能交往嗎?孔子在《孝經》當中說得好,「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他在家裡對父母不愛不敬的人,對別人能夠真誠的愛敬嗎?不可能,假的。父母恩重如山,對他是最好的人,他要是不愛不敬,去愛敬別人,那肯定別有所圖。員工對領導那麼愛敬,為什麼?想漲工資;如果是下屬對領導這麼恭敬,是想提升級別;學生對老師恭敬,那也是討好老師,還是有一個名聞利養的心。現在這些青年男女談戀愛,男孩子每天穿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給女孩子送一朵花。女孩子要看看這種人能不能嫁給他,先看看這個男孩子對他家裡的父母有沒有這樣,是不是天天送花?如果他對他父母沒送過一枝花,他給妳天天送花,那他肯定別有所圖,對不對?所以我們交友,世間人擇偶,出世間的人選擇道友,員工選擇領導、領導選擇員工,老師選學生、學生選老師,都要看這一條,這是德之本,不可以忽略。所以我們看到父母呼、應勿緩,就要詳詳細細的來講,講如何盡孝,如何致敬。

  我們把這一句拆開來慢慢的說,「父母呼,應勿緩」,這裡至少可以分為四個部分:第一個父母,第二個呼,第三個應,第四個是勿緩,四個部分裡面的意思都很深廣。首先我們來談什麼是父母。什麼是父母還不懂嗎?生我的就是父母。說得也沒錯,但是不盡然。我們現在學佛都了解,佛法裡講得好,「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也就是一切眾生是我的父母。那我們對這些眾生有沒有如同對父母那樣孝敬?為什麼對眾生不能夠這樣孝敬?因為對自己親生的父母都沒有孝敬。所以《孝經》裡講這個孝真正到大孝,是「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它前面有基礎,《孝經.開宗明義章》就說到,「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這個始就是開始,從哪裡開始?侍奉自己親生父母開始,這是事親。再提升叫事君,中就是中等,提升到中等的,這不是基礎了,從基礎提升到中等的孝是事君。君就是領導,古代是君主制度,所以帝王代表的是國家,事君就是我們現在說的忠於祖國、服務人民,這是事君。再往上提升,立身,立身是什麼?成聖成賢,佛法裡講的成佛、成菩薩。那前面的基礎就很重要,始於事親,所以我們今天從事親開始做起,事親就是侍奉我的父母雙親。從哪裡侍奉?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養父母之志。

  父母對我們的恩德很大很大。我自己回想我的父母從小到大對我的養育之恩,真的是百生千生難以圖報。我在很小的時候,且不說母親十月懷胎的痛苦,那個我們都忘了,《父母恩重難報經》裡面有說得很清楚,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所經歷的痛苦。就從我有記憶開始,能夠記事的時候,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到了三歲上幼兒園,我母親教導我念一些古文、詩詞。當時我是在廣州出生長大,所以在廣州話的環境當中還不懂得講國語,不會講普通話,我母親教我念一首唐詩,她是先教會我念一首唐詩,我才學會講普通話的。那時候我才三歲,我母親教我唐朝,詩人孟郊寫的「遊子吟」,她是在家裡門板上。我們家裡是很普通的家庭,父親是一個工廠的幹部,母親原來也是在工廠做工,後來做了記者。家裡是一房一廳,在房間的木門上面做黑板,我母親拿粉筆就這樣寫下這一首詩,一個字一個字教我念,「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這首詩雖然是很普通的,語言也是很平實,但是對我這一生的影響很大。這首詩講的是一個很平凡的生活畫面,你看一個慈母準備送孩子出行,遊子,這位遊子可能是因為去工作,可能是去求學,所以要出遠門,母親給他密密的縫製衣服。我們可以想像,在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燭光下,母親還在一針一線密密的縫,第二天一早就要準備送孩子上路。你看就這樣一個生活小事,把母親對孩子的那種無微不至的愛表現得淋漓盡致。母親為什麼給他密密縫?因為心裡想著,孩子要出遠門,衣服如果在外面搞破了,就會帶來不方便,所以要給他密密縫。你看母親的心念念掛著孩子,不僅是在縫衣服的時候念念掛著孩子,從小到大,打從懷孕開始,念念都想著兒女,真的沒有一時一刻離開過。這一種恩德真的是《父母恩重難報經》上講的,哪怕是你左肩擔父、右肩擔母,你擔著父母去繞須彌山,經百千劫也不能報父母之恩,恩重如山。所以詩人在最後用這一句話來表達他的感慨,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我們兒女就像小草一樣,在三春陽光之下健康的成長,有一天小草長大了,一想到我之所以有這一天,全仰賴這陽光撫育,突然想我要報答三春太陽的溫暖,請問能報答得了嗎?

  所以當我上了大學,當時都沒有學佛,上了大學以後這首詩又浮現在腦海裡,想到父母從小到大對我的培養。小學每天帶領著我早起、鍛鍊、讀書,培養我健康的作息習慣、健康的讀書習慣,在德行、學問各方面帶動我,後來小學畢業以優異的成績,當時廣州市黃浦區第一名考上了華師附中。華南師大附中,這是廣州市最好的中學。上了中學雖然住校,但是父母的這種關懷、指導,沒有一刻離開過我,常常跟老師配合研究教學的方案,帶領著孩子。在中學成績也算很不錯,考上了中山大學,這在南方也是屬於最高學府。結果上了大學就突然好像成人了,想到母親撫育的恩,給母親寫了一個感恩詞,一個感恩的賀卡。這個賀卡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很簡單,「親愛的媽媽,回首往事,您十多年的培養,才使我能在這嶺南第一學府中山大學讀書,使我在中大最好的專業深造。在感恩之際,我只能用一句話表達我感恩之情: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兒茂森,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這是十七年前,開始思想成熟了,能夠體會到一點父母的養育之恩。父母所希望的,其實每一個父母都有一個心願,是什麼?就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都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夠長大成人,能夠出人頭地。所以她從小就在鼓勵我、在引導我努力學習,考上最好的中學,考上最好的大學。結果我上了大學之後,母親的心也比較安慰了,父母呼,你有了個回應。

  結果上了大學以後,父母又有更高的呼聲,母親希望讓我出國留學,到美國去攻讀博士,她希望我將來走學術的道路。為什麼?因為當時也接觸了一點傳統文化,知道做什麼工作都不如教書好。為什麼?教書,在我母親心目中是一個聖潔的工作,我母親的父親,我的外公就是教書的,在大學裡做教授,我們的家裡面也有這種家庭文化的傳承。所以我母親希望她唯一的孩子,最心愛的孩子,能夠繼承她父親的志願,以後做一名教授。在大學當中就一直鼓勵我要出國留學,父母呼、應勿緩,所以上了大學目標非常明確,就一個目標,畢業以後銜接到美國去留學。人只要專心,事情就好辦,所以大學畢業以後,就很順利銜接到美國去留學,攻讀碩士和博士,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理工大學。在臨行的時候突然也想到這首詩,「遊子吟」,這回我自己真的要做遊子了,要出國留學,遠離家鄉,離開自己相依為命的母親。一個母親何嘗不希望讓自己唯一的孩子留在身邊?但是她為了成全我,讓我能夠成就很好的前程,所以她咬著牙,一心一意送我去留學。

  臨行的時候,我就想到母親在我小的時候對我的教導,母親從小就教我念「岳陽樓記」,范仲淹先生千古名章,「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先生是北宋的名宰相,又是政治家、文學家,小的時候出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他的父親在他兩歲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他也是一個單親家庭出身。他的母親後來改嫁到姓朱的家庭,結果范先生長大以後朱家的人排斥他,范仲淹就不得不離開朱家自己出去。臨別的時候,跟母親跪拜道別說,媽媽,妳等我十年。為什麼?古人講「十年寒窗,一舉成名」,范仲淹先生當時年輕就立下了遠大的抱負,將來要很好的成就功名,做一番事業,能夠把母親接回家裡奉養。所以拜別母親的時候含著淚,也沒帶什麼東西,就帶了一把古琴,幾本書,還有一把佩劍,到了那個破舊的書院裡面去苦讀。因為范先生心裡總念著要報母親的恩,要趕快出人頭地,讀書非常刻苦。記載上說,他五年當中和衣而睡,聞雞起舞,晚上睡覺都不解衣帶,為什麼?一直讀書到深夜,睏了就倒一下,雞叫的時候又起來。冬天冷的時候,他一天煮一鍋粥,把粥晾在外面,凍成凍塊,割開幾塊,一餐吃一塊,就一點鹹菜,鹹菜叫齏,斷齏畫粥。結果范先生的一位好朋友,一個富家的子弟,看到范先生這麼樣的清苦,送了一桌酒席,大魚大肉送來,請范公來改善改善生活,增加點營養。但是過了好多天以後,這個富家子弟又去看范公,發現那桌酒席原封不動,而且已經發了霉。就問范先生說,為什麼你看不起我,我送的酒席你動都不動,不屑一顧?結果范先生很誠懇的跟他講,不是我不想吃你的酒席,是因為我如果今天吃了你的酒席,來日就吃不下我的齏粥鹹菜了。

  你看看人家范仲淹先生以苦為師,心裡就想著成就功名、報答母恩,這種至孝的心它的果報很殊勝,我們講忠臣出孝子之門,所以他最後真的考上了功名,當了宰相,出將入相,能文能武,為朝廷做了很多好事。不僅是在政治上幫助朝廷,真正所謂現在說的構建和諧社會,而且他對於復興傳統文化,對於儒學的發展,也都立下了汗馬功勞,這是一代名相。你看我們淨宗第十三祖印光大師他最佩服的兩個人,一個就是孔子,一個就是范仲淹。范仲淹先生的後代到現在還存在,還很好,真是古人講的,有百世之德者,必有百世子孫保之。德行厚的,子孫能夠長遠,而這個德之本就是孝。所以當范先生成就了功名,衣錦還鄉回來接母親,還沒到十年,八年就回來了,把母親接回來家裡奉養,提早了。所以這種孝悌之家,我們想到他的兒女必定是很好的。

  道家有一篇《呂祖勸孝文》,過去我在美國留學的時候也常常組織我們中國留學生在一起研討,專門學習《呂祖勸孝文》、《文昌帝君元旦勸孝文》。將來有機會我也想把這兩篇文,特別是《文昌帝君勸孝文》講一下。儒釋道三家的孝經都要講,儒家的《孝經》現在末學正在講;佛家的孝經是《地藏經》,末學過去也講過;道家的《文昌帝君元旦勸孝文》、《呂祖勸孝文》,這都是感人至深的。《呂祖勸孝文》上說,「我能孝,自無逆子,子能孝,自無逆孫。繩繩克繼,葉葉永昌,善孰大焉,利孰厚焉!」就是如果我能夠孝順我的父母,我的兒女就能孝順我,為什麼?上行下效,兒女都是學父母的。所以當父母的能做到父母呼、應勿緩,兒女保證也能做到父母呼、應勿緩;我自己做不到,我怎麼樣教兒女《弟子規》,要父母呼、應勿緩?我都沒有做到。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父母都憂心忡忡,說兒女這麼難教,教他《弟子規》他會背了,背得爛熟了,不僅他沒有一顆孝心,反而常常用《弟子規》來管教父母,說你怎麼這條沒做到,你怎麼那條沒做到?這是「但學文,不力行,長浮華,成何人!」

  你看人家范公孝悌傳家,養的兒子范純佑和范純仁都是大孝子。范純仁當時的德行學問很好,朝廷都知道,曾經兩次要聘他出來做官,但是因為,第一次他的父親范仲淹先生病了,他就在家侍奉老父;第二次他的兄長范純佑病了,他侍奉兄長,兩次拒絕朝廷的邀請。他跟大家講「豈可重於祿食而輕去父母?」就是怎麼可以重祿食,祿食就是官職、名聞利養,怎麼可以把名聞利養擺在父母之上?這句話我們現在通俗的來講,就是要把父母擺在第一位,把事業擺在第二位。孝悌是根是本,真正有孝心的人他才能夠忠,所以忠心和孝心是一個心,不是兩個心。他對父母能盡孝,他對朝廷、對國家就能盡忠,所以到後來范純仁先生還是做到了宋朝的宰相。你看人家有宰相的命,你怎麼拒也拒不掉,「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君子樂得作君子,小人冤枉作小人」。真正的君子不重名聞利養,他重的是道義、重的是父母,他對父母盡孝,名聞利養現前,如果有虧孝道,他可以放棄名聞利養。但是名聞利養放棄了,真的沒有了嗎?不是,你命裡有時終須有。范純仁先生還是做到了宰相。這是什麼?有德,德行招感就是福報。

  所以我當時臨走的時候,出國留學要告別父母了,想到范先生的這種風範,也跟父母跪拜頂禮,說,媽媽,妳等我七年。為什麼說等我七年?就是在美國留學,讀碩士大概要兩到三年,讀博士大概要四到五年,所以加起來也得要七年,這是正常時間。等我七年,將來我也衣錦還鄉接您老人家去美國奉養。結果母親在臨別的時候,正好是我的生日,給我寫了一個生日賀卡,這個賀卡我想在這裡也給大家分享一下:「茂森兒,我的祝福將伴隨你走遍天涯海角,我的心願將附麗於你清淨光明的一生」。這是母親寫於一九九五年四月,當時我二十二歲,正踏上了赴美留學的征程。於是就帶著母親的祝福,帶著母親的心願,遠渡重洋到達那個陌生的國度。那個國度裡沒有什麼親友,隻身一人就開始了求學,心裡想著趕緊要把學業完成,好將來報效母恩。所以讀書也是非常的努力,也效法范仲淹先生以苦為師,用清苦的生活來砥勵自己的心志。

  當時從國內帶過去的東西很少,因為飛機裡的行李不能超重,所以帶的很有限,帶了一張毛毯、一些衣服,還有一些書本。冬天冷的時候不捨得買棉被,因為家裡窮,不是很富裕,帶的錢也少,總想著給家裡省點錢。冷的時候把毛毯蓋上來;不夠,把所有的衣服都蓋上來;還不夠,把書本也壓上來。冬天不捨得開暖氣,夏天不捨得開空調,幾個中國留學生就憋在一個小房子裡,一個公寓,那是租的最便宜的公寓。當時剛去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師兄畢業,他用的一個高壓鍋已經很久了,因為那個高壓鍋已經不高壓了,上面那個重錘不見了,高壓鍋上面有一個小錘子不見了,就只能當普通鍋用,他就想把它扔掉。我就把它撿回來繼續用,用這個不高壓的高壓鍋做飯、炒菜、煮湯,一用就用了四年。

  當時在美國大學因為學習成績還算可以,也得到老師的讚賞,所以給我比較好的獎學金。我記得當時每個月可以獲得八百美金的獎學金,八百美金在我們國內還算是很不錯的,每一塊美金當時相當於八塊錢人民幣,可是在美國這個錢是很少的,因為美國住的很貴,吃的、用的都很貴。我把這八百美金分做好幾份,除了自己的生活用品最必須的以外,省下來給家裡每個月寄三百美金,給父親寄一百美金,給我母親寄兩百美金,這對我父母也是一個很好的補給。剩下的五百美金還繼續分,就好像范仲淹斷齏畫粥,我畫的不是粥,把這五百塊錢畫了。

  吃穿用住這一部分,吃是最節儉,一個禮拜去一趟超級市場買菜,國外沒有像我們這裡的農貿市場,沒有,全都是超級市場。一個禮拜搭同學的便車出去買菜,因為學校住的地方離超市都很遠。美國叫做車輪上的國家,沒有汽車是不行的,我沒有錢買汽車,只能騎個自行車,自行車跑不了這麼遠路,所以一個禮拜只能買一次菜,跟同學的便車。到了超市裡面,我是以最快速度,看到價錢牌上寫的最便宜的就去揀那個菜,所以通常都是買胡蘿蔔加包心菜,或者包心菜加胡蘿蔔,這是最便宜的,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兩種菜其實營養是最豐富的。吃的、用的,衣服全都是國內帶來的,這四年留學生活沒有買過一件新衣服。除了吃、穿、用、住,學費、學雜費以外,每個禮拜跟自己的父母打一次長途電話。當時長途電話還挺貴的,現在因為網路發達了才降下來,以前挺貴的,一個禮拜至少是打幾十塊錢美金,我們說煲粥,跟我母親一煲起來可能一個多小時,都忘記了電話費很貴。每兩個禮拜給父母寫一封長信,匯報自己在美國的留學生活。父母就我這一個兒子,肯定心裡都掛念,雖然他們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心聲我們要曉得,父母的心聲你要應勿緩,所以打電話、寫信當時很勤。而且每一年再省一張機票費,買機票每年回來探親一次。所以五百塊錢就這樣斷齏畫粥,畫成這麼幾部分。有的同學笑話我,他說看你吃得這麼省,穿得這麼寒酸,把這錢省下來幹什麼?你這錢要是積攢下來,你買一部小汽車都可以。美國買車也不算貴,但是我這四年求學生活沒有買過車,雖然是冒著風雨上學,心裡很踏實。

  這四年當中,因為也沒錢,自然就沒有那麼多的花銷,沒有那麼多的念頭,只有一個念頭,把學業完成。所以通常是三角形路線範圍,從家裡到學校課室,到圖書館,中間有空就去游游泳,鍛鍊鍛鍊身體,因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能毀傷,還是要愛護,「身有傷、貽親憂」,所以在四年的求學生活中保持身體健康,這就是孝順父母。當時我記得常常跟父母寫信,寫信當中既匯報自己學習的情況,也報告自己的心態,讓父母知道我在這邊的生活還有學習心態等等,讓他們安心。

  在第一年冬天,一九九六年一月七號,我給母親寫了一封信,這裡有幾個片段,我想把它摘抄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封信是這樣寫到的:「冬天的路易斯安那州挺冷,我們這兒晚上一般都在零度以下。有一天早上起床,竟發現天上飄落許多雪花。目前是最冷的時候,我可以挺過來,便可省些錢,無需買棉被了。儘管冷,我仍然保持每週一、二次的冷水浴。在冷水浴時,我可以鍛鍊自己捨受。」這是佛法裡講的捨受,捨離寒冷的感受,把色聲香味觸法都捨掉。「我目前的學習、生活都較單調,每日穿同樣的衣服,吃同樣的菜飯,走同樣的路,讀同樣的書。我盡量讓自己在單調中求單調,使躁動的心息滅。我每日早晚警示自己安住單調的生活,做至少七年的機器人,直至獲得博士學位為止。因為我深深懂得,我來美國不是享受的,而是在欠著父母的恩德,花著父母的血汗錢,若不努力讀書,天理難容!所以我突然很喜歡寒冷的冬夜,因為在冬夜裡我才能體會頭懸梁、錐刺骨的精神,才能享受范仲淹斷齏畫粥的清淨。這個星期五晚上下了一場凍雨,格外的冷,然而我的進取心卻比任何時候都強了。我要以優秀的成績供養父母!媽媽,請您放心,您的兒子向您保證、向您發誓,我一定會孝順您,把孝順放在第一位,把事業放在第二位。」

  當母親接到這一封來信,您想想她老人家心裡是什麼樣的感受?可能有些母親會這樣想,孩子怎麼在那邊冬天還沒有棉被?趕緊給他寄點錢讓他去買棉被;或者說,兒子,你不要再給我寄供養了,我這不缺錢花,你好好的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補充補充自己的營養。一般父母是這樣想的。可是我母親不是這樣想,所以我非常佩服我的母親,她是一個非常懂得教育的母親,我之所以有今天,全仰賴我母親的教導!我在小的時候資質是很差的,我跟你們說一個例子,你們就曉得了。當時我母親很耐心的教導我,譬如說教「遊子吟」,「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一分鐘就能夠把它念完,我母親教了我一個多月,我才會念、會背的,你想想我笨到啥樣子?我的外婆在旁邊看到我搖頭,說這孩子怎麼這麼笨!所以知道我的資質是很差,但是同時也可以證明一點,人都是可以教得好的,像我這種人也能教得好,大家一定要有信心。所以孟子說得好,「人皆可以為堯舜」,人人都能教得好,人人都能成聖賢,就看你怎麼教。

  我母親是怎麼教?當她收到這封來信的時候,她給我寫了封回信,在回函當中其中有一句話是這樣說到,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母親說:「寒冷能使人如此理智和堅強,感謝路易斯安那州的冬天,感謝清苦無欲的生活,它使人恢復性德之光!」所以我母親沒有說讓我拿點錢買棉被,而是感謝路易斯安那州的冬天,為什麼?因為只有在這種寒冷當中人才能清醒,在清苦的環境裡人才能有鬥志,這種奮鬥,這樣性德之光才容易顯現。什麼是性德之光?我們說「人之初,性本善」,本性都是本善的,本性本善需要去開發,就好像一個寶藏,它要有一把鑰匙才能把它開啟,而開啟性本善的鑰匙就是孝道。用孝心開啟我們的本善、開啟我們的性德,所以「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一個母親能夠這樣的抓住這種機會來教導,才能夠把孩子培養成人,才能豎立起孩子的德行。

  所以有我母親這種勉勵,當時我也就更加的進取,我給自己規定了七條戒律,在留學當中一心一意求學,有「七不」。哪七不?第一不看電影電視,第二不逛商場,第三不留長頭髮,第四不穿奇裝異服,第五不亂花錢,第六不亂交朋友玩樂,第七不談戀愛。結果由於我守了這七不原則,學習成績都很好,每次考試全班第一名。美國的學生他們都考不過我,為什麼?他們這七不都犯了,老看電影電視,老去party,老去玩樂,還談戀愛,肯定學不過我。雖然笨是笨了點,但是笨鳥先飛,勤能補拙。所以一個人的成就,不是看你資質有多高,你智商有多少,那是次要的,天才在於勤奮。

  所以我勤學學下來,結果本來目標是七年完成碩士和博士學位,我四年就全部完成。我的指導教授跟我說,「茂森,你是我們這個大學裡面第一個這麼快速完成碩士、博士學位的人」。他給我寫了一封推薦函,這是博士畢業了要找工作,我們博士畢業通常是在美國找大學裡教授的職務,很不好找,競爭很大。因為教授是一個比較高尚的職業,工資也不錯,又比較舒服,這個職業大家都趨之若鶩,我們說競爭。本來是不能跟人家爭,我們沒有跟人家爭的心理,就憑本事跟人家一比,就看你的推薦。我跟的這個博士老師在美國是一個比較著名的經濟學家,因為我是學金融的,跟他學習,他要求人很嚴格,但是嚴師出高徒,在他的調理下,我學得很好。結果四年博士畢業的時候,他給我寫了推薦函,他說,「鍾茂森是我二十五年來學術生涯當中所遇到的最優秀的學生」。所以有他老人家這麼一推薦,找工作就不成問題了,簡歷一寄出去,馬上有兩家大學請我當助理教授,聘函來了,工資一年六萬六美金,結果就選擇了德州大學。在德州大學任教,當時二十六歲,走上美國大學的講壇,心裡還有點誠惶誠恐,為什麼?看到台下的學生,因為我是帶碩士班,台下的學生很多年紀都比我大。因為美國的學校沒有年齡限制,你只要想來求學,你讀書都歡迎,所以我台下最大的一個學生七十三歲。

  所以想到學業能夠這麼順利,回頭一想,孟子說得不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人在那種清苦憂患的環境當中他才能夠進取,安安樂樂的、驕奢淫逸的生活讓人墮落。所以佛為什麼要我們以苦為師、以戒為師?當時我自己的戒律就是這七不原則,真正能夠幫助成就。

  後來四年完成博士,我飛回到國內把母親接到美國參加我的博士畢業典禮,而且跟我在美國居住,我給我媽媽辦身分,跟我居住三年,在美國,這是接到美國奉養。這回跟母親就交待,「母親,原來跟您承諾的等我七年,現在我四年就接您來了」。接到美國一起居住,在美國我們共同生活了三年,這三年當中,事業也比較順利。跟我的博士導師合作,因為平時有一種對父母孝敬的心,對老師就特別恭敬,你要恭敬老師,老師就特別喜歡教你,所以我跟老師拍檔,做得很好,他很多學術方面的技巧、能力全都傳授給我了。所以我跟他成為了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在學術上發表論文,發表了很多,而且連續兩年都得了在美國一個國際會議上的最佳論文獎。後來美國政府給我頒發了一個綠卡,這綠卡就是美國的移民,它的長久居留的身分,它是給我的傑出教授與研究人員這一類最佳的、最優惠的這個計劃給我。當時我跟母親一起,我的母親退休了,她在美國也不用做什麼事情,每天出去外面鍛鍊身體,回來之後在家裡就學佛,聽我們師父上人講經,也給我做三餐飯,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也是和樂融融。聽經我們也聽得很歡喜,常常一有機會就去拜見我們師父上人,當時師父正在新加坡,正在講經,我和母親連續兩年暑假都去拜訪師父。

  結果二00一年的暑假,師父上人見到我們就跟我們說,「美國,不要在那居住了,亂邦不居,危邦不入,美國會有災難。為什麼?你看那些人造業。」果不其然,這話沒說多久,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了。所以師父上人勸我們,「你到澳洲來,我在澳洲建立了淨宗學院,昆士蘭大學聘我做榮譽教授,讓我們代表學校、代表國家參加國際和平會議,我們在這個和平會議上,也把我們老祖宗的這些傳統教育的理念跟他們宣揚宣揚,你來做我的翻譯」。我當時聽到就誠惶誠恐,我說,「師父,讓我教金融課,講講這些經濟常識還可以。講傳統文化、倫理道德,還有宗教、佛教,這個我不行,不要讓老人家您的名聲受辱」。結果師父上人非常慈悲,跟我說,「不要緊,你就來吧,我們共同努力」。你看老人家這麼德高望重,他說我們共同努力,把你拉到好像平級了,這真的是消受不起,但這樣同時也是義不容辭。所以當時也沒做什麼考慮,就毅然決定捨棄美國,到了澳洲。正好碰到澳洲昆士蘭大學,就是給我們師父榮譽教授的那個大學,正好商學院正在招人,看到我的簡歷很歡喜,馬上也不用見面,直截了當給我聘函,而且一個月之內把我跟我母親的澳洲移民都辦好了,我們是拿著移民簽證到了澳洲。師父說,「你這一個月辦好,是三寶加持」。

  到了澳洲,在昆士蘭大學工作,也是三寶加被,祖宗有德。雖然常常要跟師父一起做事,我跟師父三年,在澳洲這三年當中基本上每一個月都要出席一次,不是去聯合宗教,就是參加國際和平會議,就是聯合國的和平會議都參加了十次。每次師父的講稿,我做翻譯、陪同,做很多這些協助的工作,費了很多時間。但是真是三寶加被,我在大學的工作也算對付得不錯,這個大學連續兩年給我最佳研究獎。我們昆士蘭大學在澳洲算是很著名的大學,它是八大名校之一,它的商學院在二00二年有一個排名,是澳洲第一,在亞洲排第六。我們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這是我們國內最好的商學院,在亞洲是排第二十三,所以你就知道,昆士蘭大學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大學,結果連續兩年給我優秀研究獎。而且我在三十二歲那年,二00五年就破格提升我做終身教授。什麼叫終身教授?就是在外國大學,一般西方的大學制度裡面有一種叫tenure的制度,英文叫tenure,就是終身制,只要你能夠符合他們的標準,你的論文、你的國際上的學術聲譽達到他們的水平了,他們希望你永久性的留在這個學校裡工作,所以只要你不辭掉大學,大學不會辭掉你,這叫終身制,這一般人不容易拿到。在美國淘汰率是百分之五十以上,在澳洲的淘汰率也很高,像我這樣的小小年紀能夠拿到終身制,這個在澳洲我們大學算是最年輕的,這真的是感恩三寶加持。所以在大學裡工作也很順利、很順心,母親也很高興。

  最後師父上人又有招喚,師父也像父母,父母呼、應勿緩,師父勸我從美國到澳洲,那得應勿緩。現在師父就勸我說,「你一輩子當教授有什麼意思?不如來專職從事聖賢教育」。他勸我把工作辭掉,專門來學佛法。「父母呼」了,於是我跟我的母親商量,我母親也很同意。因為我母親對我的志向也都已經達到了,她讓我拿博士我完成了,她讓我當教授我也完成了,剩下的沒有了,沒有了,我母親說跟從師父上人是很好的,學聖賢。所以她有一次給我一個生日賀卡,寫了短短一句話,跟我說,「茂森兒,我希望你更上一層樓,希望兒子做君子、做聖賢,你能滿我的願嗎?」父母呼、應勿緩,所以我就毅然遞上了辭職函,跟昆士蘭大學告別。昆士蘭大學的商學院院長就很驚愕,「你怎麼剛提到終身制教授,你就給辭職了?」我把我們的志向跟我的院長,他也是一個很著名的經濟學家,在澳洲也是很有聲譽,跟他說明了,我是想走弘法利生的道路,想跟我的師父。他也認識我們的師父,因為是昆士蘭大學的榮譽教授,大家都認識,也很佩服。他最後點頭說,「既然你執意要走,我們也只好很敬佩,沒話可說了」。所以我就跟母親一起把房子賣掉,把汽車捐給了淨宗學院,帶了幾件衣服,就好像當年去美國留學一樣,現在又回到了國內,重新做一名學子,不再當教授了,來做學生,跟隨我們師父上人學習。人生改變了航向,做更有意義的事情,希望這一生能夠自己真正有真實的成就,能夠幫助紹隆佛種,弘法利生。這是父母的心願,這是師長的心願,這是佛菩薩的心願,眾生的心願,父母呼、應勿緩。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這個專題還沒講完,明天由開正法師講解《弟子規》的學習心得,後天我們繼續來做討論。今天如果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法師、各位大德同修多多的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1234下一页

奉行

忏悔
2

顶礼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3-20 19:0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